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专访华语电影发行应婕晓 | 纽约是一个看月亮的城市

06-11 11:08 发布 行业 - 资讯


青年电影人“我的电影观念”第100期


出品:良介文化

策划:世界电影节申报服务平台

监制:萧十一郎

主编:草头青年

责编:AMOJOR

采访:Sunrise

嘉宾:应婕晓


应婕晓,生于杭州,2016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2018年毕业于纽约大学Tisch电影研究硕士项目。作为纽约的联络人,在视幻文化做国际销售和海外电影节公关工作,同时在深焦撰稿。2019年在纽约协助Cohen Media Groups和Kino Lorber做《江湖儿女》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北美发行和华语媒体推广。


Q:看到你的朋友圈,了解到你最近在做《地球最后的夜晚》的北美推广,可以聊聊你是怎么接触到这个工作的吗?


A:我在NYU读电影研究硕士项目期间,一直在独立电影或者艺术电影发行公司做实习。我所在的Zeitgeist Films和发行《地球最后的夜晚(下文简称地球)》的Kino Lorber共用同一个办公场地,我作为一个说中文的人,就被借去支持《地球》去年秋天在纽约电影节的放映活动,给排长龙的观众发放影片明信片等等。我自己很喜欢这部影片,和Kino Lorber的工作人员说,我希望在4月院线正式放映的时候做自来水推广。然而今年2月的时候,Kino Lorber的剧场发行Nick果然找到我,正式雇佣我负责《地球》这个项目的华语社群推广,由我自己制定策略。Nick一边进行常规的北美观众宣传,一面辅助我完成目标。


这次机会对我来说非常宝贵,不仅是我在北美长期实习后的第一份自由职业工作,也让我发现了自己的独特功能:在美国艺术电影发行公司负责华语社交媒体的宣传。我一直烦恼英语的发行商不会用微信、微博把放映消息投喂到华语观众面前,也深深觉着华语观众市场被发行低估,这次终于可以直面问题,实现通过华语电影联系异乡人的愿望了!在接受了这份工作之后,我被推荐到Cohen Media Group做《江湖儿女》的华语宣发,提升了华语社群推广的技能点。


Q:华语社群推广具体是做什么呢?


社群推广就是为小众电影找到合适的观众群,每部电影都会有所不同,这个寻找的过程正是艺术电影发行吸引我的地方。对于《地球》而言,我把主要华语受众定在电影人、艺术家、留学生等等,我觉得这是一个对电影形式的革新,适合愿意尝试不同观影体验的人群,因此推广的时候突出的是“59分钟3D长镜头”“梦幻感”“飞行”这方面的特质。


通常作为发行商这方,只需要把放映信息传达给观众。不过我真心实意希望大家能去电影院感受这部影片,甚至通过电影认识彼此。所以我一方面在社交媒体上写文章做宣传,和朋友们在文艺青年出没的场所发明信片,写信给艺术相关的机构,联络微信公众号联合推广;另一方面我也组织了纽约当地的观影活动,申请了便宜3美元的集体优惠价,邀请微信群上的影迷朋友。大家果然从新泽西、皇后区赶来看电影,在映前小酌时自我介绍,在映后的电影群里讨论影片情感表达和技术细节,延伸了电影的快乐。


在宣传的过程中,我认识了更多北美各地喜欢华语艺术电影的人们,“纽约观影团”的微信群将逼近500人了,“LA观影团”和两地之外的“美国观影团”规模还很小,但都是特别热心华语艺术电影的朋友。再加上深焦剧组招募令期间结识的各地电影人,我找到了一个不断成长的艺术电影观众基础。


整个过程我很开心,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小玄儿在加拿大办观影团非常有经验,在电话里慷慨地给我分享了许多建议,包括给海外影迷提供少量珍贵的黑胶唱片和丝巾等周边,增加活动的吸引力。毕赣导演的朋友艺术家Inna早已看过《地球》,但是她邀请了十几位艺术家来Metrograph观影交流,看电影多了一层老朋友聚会的事件性。


(在Metrograph聚会的艺术家伙伴)


Q:跨年时《地球》遭遇了国内的报复性口碑下滑,这对北美宣发有没有造成什么困难?


A:《地球最后的夜晚》在国内的反响也会被国外的媒体报道,不过在整体赞誉的环境下,这成为了一则轶事,业内人反倒更想去看看,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会在中国收获票房奇迹,又遭遇口碑的断崖式下滑。不过口碑对于华语观众可能会有影响,我试图收集一些在北美看《地球》的普通观众的感受,给大家诚实的反馈,比如的确会有点困意,但是习惯了这个节奏以后,反重力的观影感受,汤唯在水汽中摇曳的绿裙,近似解谜游戏的叙事,出色的音乐设计,都是观众提炼的亮点。我把这些反馈放在微信公众号的推文中,希望北美的华语观众可以重新发现这部影片。


北美艺术电影的宣发在某种程度上比国内压力小一些,因为游戏规则基本固定了下来,喜欢艺术电影的观众群已经培养了起来,他们订阅着发行公司的邮件,关注着社交媒体账号,甚至接收着纸质片单。公司直接面向这些观众做和电影风格一致的宣发,邀请感兴趣的影评人,联系报纸和电台打广告就可以。不过,华语观众市场还没有被发掘,美国发行商的思路一般是去找华语报刊,在中国城发明信片。然而,我认为新移民和留学生很少读华语报刊,也未必住在中国城,除了联系各个学校的组织之外,微信和微博这些中国专用社交工具是特别必要的宣发手段。


说起困难,我遇到的困难就是华语观众遇到的困难。最常见的就是观众不知道何时上映,在哪买票。艺术电影不像商业大片,放映时间不统一,地点零散。《地球》的观众不仅得热情,还得有耐心,等候影片在一个个城市之间流转。纽约作为艺术电影的票仓放映两三个月,洛杉矶、华盛顿会多放一阵,但是其他地区上院线的时间从几日到两周不等,如果不小心关注着消息,很容易错过。我能做的就是每周追踪更新《地球》所在的城市,给大家播报哪些城市周五上新,哪些周四下架,发布在我的微信公众号“萤火点灯人”,荡麦的公众号和微博上。


另一个挑战是华语观众对于“官网购票”这种土味购票方式也不太习惯,经常有观众问我哪里买票。北美不像国内有几乎覆盖所有影院的淘票票或猫眼app,每个艺术电影院都有自己的网站和购票渠道,可以订阅这些艺术电影院的邮件,就不会错过新片的消息了。我最近致力于科普购票方法:谷歌搜索“电影名 放映”就能看到所在城市的排片信息,点击放映的时间数字(不要点击电影名),就会进入官网或者合作购票平台,买票,检票时出示电子版(屏幕调到最亮)就可以了。


(在林肯中心相遇的纽约观影团影迷)


Q:你觉得Kino Lorber为什么选择发行《地球最后的夜晚》这部华语艺术电影?在影院放映赚钱么?


A:这对于Kino Lorber来说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因为《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毕赣导演的第二部作品,尽管电影节的声誉很高,但在院线还是一位新导演。不过艺术电影的发行商非常看重这部影片在电影圈子和影评人中的口碑,后来大量美国主流报刊如《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以及杂志《Film Comment》的长篇影评证明,这部影片在北美有极高的专业口碑,负责公关的同事每天都喜气洋洋地发来各大报纸的好评,《地球》成为了近期院线发行影片中的爆款。


另一个挑战是这部电影有长达59分钟的3D片段,而普通的艺术电影院未必支持3D放映,所以Kino需要建立新的合作,甚至尝试把艺术电影放到AMC院线(北美最大的连锁院线)里,尽量保证每个区域都有3D的场次。我们一度担心AMC的观众不会喜欢这个叙事复杂慢节奏的影片,没想到《地球最后的夜晚》在艺术院线和商业院线的表现都很出色,到6月初已获得了40万美元的票房,目前还在各个城市放映。


影院放映只是收入的一部分,对于发行商来说,院线放映的重要意义是宣传影片,获得当地媒体的曝光,赢得观众的青睐。《地球》将来会出DVD,蓝光,流媒体等格式,喜欢影片的观众,或者没赶上看电影的朋友,可以收藏或观赏。


(《地球最后的夜晚》北美宣传海报)


Q:根据你的观察,《地球最后的夜晚》在电影院的观众组成是怎样的?


A:在《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林肯中心首映场,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各种族和年龄段的观众都有,分布非常平均。老板们说一般艺术电影的观众都是老年白人,他们受过高等教育,有耐心看带字幕的电影,着迷塔科夫斯基。然而,《地球最后的夜晚》有大量不同种族的年轻人,或许因为它是3D电影,或许因为演员本身的吸引力,或许因为年轻人还是会看报纸的影评推荐?我自己也很好奇,需要再多问问观众。


Q:国内的观影团也特别火爆,你对国内的观影团有了解么?对你在海外的观影团组织有什么启发?


A:我在国内做过点映活动,类似观影团的性质。2017年暑假,我在国内做过两场放映活动,一次是通过“大象点映”平台的帮助,在福建龙岩放映范俭导演的纪录片《摇摇晃晃的人间》,另一次是直接和导演合作,与刚认识的搭档邢超在北京朝阳剧场放创业纪录片《内心引力》。例如“大象点映”这一场,工作人员的支持非常到位,帮我联系院线,寄给我一大盒周边,包括余秀华的诗歌,精致的明信片,还有手环等等,我们在发起人群里交流方法。


《摇摇晃晃的人间》的点映弄得非常轰轰烈烈:表姐帮我烘烤了一屉美丽的小饼干,免费发放给来看电影的人;舅舅拍了一堆活动照片;妈妈的中学同学们帮我转发活动信息,把观影活动变成了一个开在电影院的同学会;同学们带着自己的爸爸妈妈来,场面更加热闹和温馨。映后,我举着话筒主持了一段讨论,谈论人物的选择,鱼的意象,影片主角的动人时刻。那段经历,让我意识到电影可以作为人们相聚的理由,电影院的空间可以成为跨越年龄和背景的讨论场所。自那以后,我就想把这些联结和火花带到各处,包括纽约华人身边。


前一阵子认识了佛罗里达州的一位妈妈,她希望能让孩子多接触华语片、动画片,让我意识到妈妈们和第二代移民们是华语电影非常重要的观众,也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是一些城市的华语影展和放映机会较少,我想日后若有精力,找到合适的影片,也可以远程协助大家在有需求的城市发起点映。


Q:国内的电影院常出现不文明观影行为,比如屏摄和讲话等等,你觉得这是什么原因呢?北美有这种情况么?


A:我个人觉得“屏摄”的冲动来自一种生活模式,无时无刻不在分享的生活模式。如果经验没有被分享,在时间的冲刷下会变得淡漠,近乎不存在,所以你需要不停地留下生活的痕迹。也有一种情况是属于价值观输出型选手,希望大家能去看自己喜欢的影片。我觉得自己也有这种冲动,但是不需要通过 “屏摄”达到目标。我觉得可以利用官方发布的高清剧照作为安利的理由,或者拍摄票根作为体验过的证据。“屏摄”除了版权问题,手机的微光和动静不仅打扰邻座,也会造成自己分神,预判拍摄的时刻多少会影响自己对大银幕的沉入感。


“讲话”可能是因为电影无聊,但是我觉得无论如何还是要尊重选择继续看电影的人,如果能安静离开是最好。这个时候,希望国内的影院能采取非常严格的管理办法,就像美国迷影氛围浓厚的Alamo Drafthouse Cinema一样,屏摄、讲话的人,警告一次不听,必须离开电影!屏摄和讲话的行为在美国很少见。进入电影院之后,大家都准备好在这两个小时左右,沉入这个黑色空间,沉入一种体验。看电影不是追热点,而是获得一种体验,同时不着急用分享来确认这种快乐,所以可能在心态上有很大的差异。


(《地球最后的夜晚》北美观影现场)


Q:你希望日后留在纽约发展么?


A: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希望继续在这里发挥独特的作用,让海外观众看到出色的华语电影,创造讨论的公共空间。纽约本身又是艺术电影院的天堂,最近收集了伙伴们对十几家电影院的评测,做了一个艺术电影院的地图,勾起了我很多回忆。


大家可能以为纽约是一个高速运转的金融城市,或者声色犬马的时尚之都,但是我眼中的纽约是一个许多人都在看月亮和做梦的城市。如果你坚持做喜欢的事,你很容易得到他人的鼓励和尊重,陌生人都特别容易感动。尤其是做艺术的人,无论是艺术电影、即兴喜剧,还是先锋戏剧等等,都能轻松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


纽约就像一个宇宙飞船,满载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野心勃勃的人们,我很想在这里充满野心的城市继续打拼。



-End-




点击下方查看“我的电影观念”更多访谈内容

也可点进本公众号查看更多信息


旦正多杰 | 蔡城夜 | 李奇峰 | 闫文龙

德格娜 | 洪骋 | 雷一松 | 邵攀 | 马翔

徐童 | 杜斌 | 旦正才让 | 何文超 | 张旭煜

董越 | 程小挑 | 司徒慧焯 | 叶炳林 | 德格才让

许一顶 | 拉华加 | 占魁 | 王景光

孙见春 | 何帆 | 韩乐 | 周冰俏

邢健 | 周全 | 张净 | 杨洋 | 李睿珺

吕诗雨 | 王安安 | 藤井树 | 陈小雨

韩荣声 | 张远森 | 刘巍 | 林子 | 孙媛媛

阴小航 | 王晓丰 | 岳廷 | 叶江天

耿嘉琪 | 杨平道 | 牛小雨 | 申迪 | 宋磊

吴雅文 | 宁佳伟 | 李明哲 | 张大尉

李明阳 | 仇晟 | 陈静 | 刘晓雷

张大磊 | 潘志琪 | 于大雄 | 章明

曹立栋 | 陈鹏翱 | 宋文 | 黄颖湘

周经纬 | 朱佳梦 | 黄刚 | 佟晟嘉

王小明 | 梁策 | 左志国 | 陆春桥

杨晟虔 | 赵斌 | 洪嘉宝 | 沈杰 | 郭柯

薛驰原 | 蒋佳辰 | 赛人 | 把噗

吴林峰 | 钟倍尔 | 刘汉祥 | 高泽生

黄进 | 耿军 | 陈延企 | 魏时煜

陆庆屹 | 阮健恒 | 宋晓文 | 曾赠 | 孙亮




青年电影人 “我的电影观念”系列访谈

聚焦国内青年电影人的创作现状、创作理念和创作追求,让更多有价值的作品得到更广泛的认识和了解。助力青年电影人充分表达“我的电影观念”,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开始一场新的电影运动。


联系我们

微信:sjdyj2017

电话:18610035709(联系人:山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微博 : @关于电影节 | 微信ID : FF-1895



监制:萧十一郎

责编:AMOJOR

法律顾问:赵红丽


举报文章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更多

一个电影节信息分享和申报服务平台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请输入您的私信内容

取消 确定

私信发送成功

接收私信功能已迁移至新片场APP,请下载新片场APP及时获取私信消息通知,不错过任何一次合作机会。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APP

只有安装新片场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复,是否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