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取消 确认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专访导演陈莲华 | 没有风格也是一种风格

2019-11-18 16:52 发布 行业 - 观点



青年电影人“我的电影观念”第123期


出品:良介文化

策划:世界电影节申报服务平台

监制:萧十一郎

主编:草头青年

责编:AMOJOR

采访:黄嘟嘟

嘉宾:陈莲华


陈莲华,原名陈曦,独立动画人,漫画家,致力于以国际化语言讲述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立动画导演,现任教于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

动画作品曾多次入围法国昂西国际动画节等重要国际动画节,曾在加拿大渥太华国际动画节获得最佳艺术设计奖,在日本获得广岛国际动画节国际评委会特别奖等国际奖项;曾应邀前往日本、法国、加拿大进驻创作;曾任2016年日本新千岁空港国际动画节终审评委,2019年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国际动画节终审评委。


创作不需要条条框框



Q:据了解,您曾于北京电影学院进修硕士,可以聊聊在北电学习的经历吗?


A:我本科不是学动画的,那个时候的专业是偏社会科学系的,行政管理。当时学的东西都和艺术没关系。但是,我从小就开始画漫画了,所以很自然地就接触到了动画。虽然动画和漫画是不同的,但是也有相通的地方。


(节气系列2012年《霜降》)


小的时候画了很多漫画,也发表过很多。以前不觉得这个专业(画画)需要学习,好像自学也可以。大学毕业以后,互联网开始变得发达。我曾经在网络公司工作,做一些网站上用的小动画。那个时候才发现,虽然漫画的知识可以用到动画上,但还是所学有限。后来自己摸索着做了很多短片,大概有七八年,也在国外放映过自己的作品。在有了这些经历之后,我才决定重新回到学校,读了个研究生。


(节气系列2014年《处暑》)


Q:可以谈谈您走上独立动画人这条路的契机吗?


A:在做独立动画之前其实做过很多事,比如,网站的美术设计、动画频道的编辑等等。当然,做什么都没有离开过“动画”。小的时候看漫画书,看电视台放的动画片,我不光喜欢看,还想象自己未来也会做一个动画片。只不过小的时候感觉自己离动画很遥远,因为我知道动画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儿,需要很多专业设备、需要团队、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所以,我就选择了画漫画,也可以说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吧。小学的时候,我画的漫画就出版了。


(节气系列2013年《谷雨》)


2000年之后,互联网逐渐发达起来,我才发现,以前觉得很遥远的事情现在仿佛变得没有那么遥远了。因为有互联网的存在,一个人完成一部片这样的事儿变得可能。


05年,我有个片子入选了加拿大渥太华动画节,其实现在回忆起来,也有点误打误撞的感觉。当时动画节邀请作者前去,我就去了渥太华。那个城市太小了,没地儿转,就一直窝在那儿看动画节上参选的动画片。我发现看到的动画和之前见过的都不一样——不论是动画的制作、表达还是观感。

我意识到原来动画是有无限可能性的,感觉一下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感觉之前给自己预设的条条框框都是不必要的,可以这样画,也可以那样画。回国以后,大概是从05年开始,慢慢转化,一直到08年才开始了真正比较独立的创作。



(节气系列2009年《芒种》)


Q:独立动画的市场在国内外有什么不同吗?


A:在05年那会儿,国内能欣赏独立动画的人比较少。了解的人少、资讯也很少。但是,在国外就不同了。国外的独立动画圈,有非常专业的导演、制片人、动画节的组织人、专业的评论家……可以说各个方面都很成熟。但是反观国内,还是比较“封闭”。后来,中国更加开放,对外文化交流也增多了。人们对动画的观感开始变得不同。留学生的增加、互联网的发展,人们的眼界一下就打开了。大概到2010年的时候,独立动画的发展有了一个明显上升。比如,独立动画人多了、相关的专业研究出来了,大量的观众开始出现了。


至于你说的“中国风”算是一个标签,但是在独立动画里,其实是比较反对标签的。因为这些“标签”太表面化,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是精神层面的。更何况“中国风”或者“东方风”这种东西也不是一两个元素可以代表的,其中蕴含着太多难以言表的精华。我认为独立动画追求的就是所谓的“不同”,崇尚独特的个人表达。只有独特的、个人的表达,才是有趣的。


创造独特的“异样感受”



Q:据了解,在此之前,“陈莲华安旭”几乎成为了独立动画圈里的一个固定搭配,可以谈谈与安旭一起创作的日子吗?两个人在动画制作上面都承担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A:我们05年的时候就认识了,那个时候是同事,一起设计动画。久了就发觉很投缘,能说到一起去。安旭一向看不上电影和动画这些东西,他比较沉迷于美术、文学。后来跟着我一起接触了一些国外的独立动画,受到了一些感染,发觉这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情。大概08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合作做一系列的作品。我们彼此都觉得创作是生活当中非常有趣的事情,也是其他事情不能代替的。对于创作的兴趣,是不会被时光冲淡的。


(安旭1977-2017)


我们俩属于想法比较多的人,所以基本上每个环节,比如剧情、美术、声音、叙事语言、设计等很多方面,我们都会一起讨论、商量。不过在背景设计方面,我画的不如他好;在人方面,他又觉得画得不如我好,所以这两个地方我们都会分工合作。


(《寒露》海报)


Q:在《寒露》中,观众看到的是一个循环的半圆盘场景,对于这样的场景设置,可以谈谈灵感来源吗?


(《寒露》手稿)


A:这算是在动画叙事方面的一个探索。在以前的作品中,我们做过很多的尝试,比如静止的场景、卷轴式的场景、一直在移镜的场景等等。这次尝试不用蒙太奇、不用推拉、不用镜头语言,只用摇移,把背景做成一个整体,把长镜头变成圆的。


我们做过很多作品,也很喜欢尝试新的风格,每部作品都做出一点改变和一些尝试,有时候会有不一样的惊喜。有时候在创作之前会先设定,有时候也会边做边想,很有意思。这种不同于常规做法的动画,会给人一种特殊的“异样感受”,恰恰也是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


Q:在《寒露》这部作品中,门里门外是两种颜色(灰黑和红色)。墙上的文字是红色的,客人手里拿着的小宣传册是红色的,其他都是黯淡无光的,可以谈谈这样设置的想法吗?


(《寒露》剧照)


A:在之前的作品中,有做过彩色的、黑白的,所以这次想尝试做一个两色的。算是美术设计上的一个尝试吧。红色是中国的代表色,所以很自然就用到了红色。同时,两色的存在也可以作为一个室内外的区分。


Q:“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是整部作品中比较清晰的文字印记。但动画中在酒馆吃饭的人们看起来闲散,店员也在忙着打苍蝇,正好和墙上的文字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以及最后,店员直接把“不”字给拍掉了,作为整部作品中最有寓意的一段,可以谈谈为何想用“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这一句话作为中心立意吗?


(《寒露》剧照)


A:其实这句话和作品本身的关联并不是很大。当时想着墙上贴标语是中国的一种习惯,整个场景又主要是一个吃饭的场景,所以就去查了相关的语录,找到了这句话。


店员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打苍蝇,在结尾的时候想着抖一个包袱,给观众一个稍微有意思的结果,所以打掉了这个“不”。


Q:在《寒露》中,对于人物的描绘有一点类似戏曲、灯影剪影的风格,当时在做设计的时候是从这些方面收获的灵感吗?


(《寒露》剧照)


A:我个人,包括安旭,都对平面空间构成的人有一种执念。因为我们这么多年画的东西也基本是从平面出发的,像皮影、年画、矢量图,这种比较平面的画,是我们比较喜欢的风格。第二个是我们每次设计美术风格的时候,都会倾向于当下比较流行的美术风格。我还记得在创作《寒露》时,看了一些老的摄影集,里面有很多老式照片给了我特别大的灵感。从照片出发,看以前的人的一些动作、表情,就能联想到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非常有意思。


《寒露》是一个群像作品,其中的个别人物,比如拿着猎枪的女民兵,就是我从看到过的一个照片上得到的灵感。


创作是一个永久持续的命题



Q:每一个餐桌上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在创作这些人物、故事的时候,有没有偏爱的“一桌”?


(《寒露》剧照)


A:首先,出现在屏幕上的人,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第二是因为常年积累下的设计习惯,在创作的时候就一定会作出差异。《寒露》中有7、8组人,其中有父子、有朋友、有家人,有许多不同的设定。当时在画草稿的时候,就决定了这几个组别,后来也没有做太大的调整。每一组都花了很多的功夫,都很喜欢。


Q:继《寒露》之后,现在有没有投入新的节气系列的创作呢?


A:在《寒露》之后,已经有了新的作品《白露》。就在今年六月份的时候,已经在法国进行过首映了。

安旭去世之前,我们两个有很多项目,其中有的开始做了,有的中止了,有的在安旭养病期间中断了。现在基本上是一个重新开始,还处于比较乱的状态。


我希望能够把之前有想法的都做了。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做完,但是还是会继续做下去。目前打算下一个要做的还是这个系列的《春分》。


(节气系列2008年《冬至》)


Q:对于未来的独立动画制作,有没有自己特别想要挑战的题材或者风格?


A:其实独立动画不像独立电影,没有那么高的成本,所以可能谈不上挑战或者困难。不过,对于未来想做的片子,我有一个想法,想做一个以前做过的类型。最早的时候,我们做的都是叙事性的片子。越到后来,带有叙事性的片子越少,即使有,叙事性的程度也变得很轻。所以,我希望接下来有机会能够做一个叙事片,为大家好好的讲一个故事。


嘉宾联系方式:新浪微博@陈莲华的从容斋



-End-



点击下方查看“我的电影观念”更多访谈内容

也可点进本公众号查看更多信息


旦正多杰 | 蔡城夜 | 李奇峰 | 闫文龙

德格娜 | 洪骋 | 一松 | 邵攀 | 马翔

徐童 | 杜斌 | 旦正才让 | 何文超 | 张旭煜

董越 | 程小挑 | 司徒慧焯 | 叶炳林 | 德格才让

许一顶 | 拉华加 | 占魁 | 王景光

孙见春 | 何帆 | 韩乐 | 周冰俏

邢健 | 周全 | 张净 | 杨洋 | 李睿珺

吕诗雨 | 王安安 | 藤井树 | 陈小雨

韩荣声 | 张远森 | 刘巍 | 林子 | 孙媛媛

阴小航 | 王晓丰 | 岳廷 | 叶江天

耿嘉琪 | 杨平道 | 牛小雨 | 申迪 | 宋磊

吴雅文 | 宁佳伟 | 李明哲 | 张大尉

李明阳 | 仇晟 | 陈静 | 刘晓雷

张大磊 | 潘志琪 | 于大雄 | 章明

曹立栋 | 陈鹏翱 | 宋文 | 黄颖湘

周经纬 | 朱佳梦 | 黄刚 | 佟晟嘉

王小明 | 梁策 | 左志国 | 陆春桥

杨晟虔 | 赵斌 | 洪嘉宝 | 沈杰 | 郭柯

薛驰原 | 蒋佳辰 | 赛人 | 把噗

吴林峰 | 钟倍尔 | 刘汉祥 | 高泽生

黄进 | 耿军 | 陈延企 | 魏时煜

陆庆屹 | 阮健恒 | 宋晓文 | 曾赠

孙亮 | 黄悦 | 应婕晓 | 张跃龄 | 沙丹

阮凤仪 | 马凯 | 马占东| filMarathon创始人

张凡夕 | 霍猛 | | 松太加 | 黄钧妍

周铭影 | 王维华 | 李丹枫 | 尤行

谢韵 | 康宇琪 | 乔建强 | 周圣崴 | 胡英海


青年电影人 “我的电影观念”系列访谈

聚焦国内青年电影人的创作现状、创作理念和创作追求,让更多有价值的作品得到更广泛的认识和了解。助力青年电影人充分表达“我的电影观念”,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开始一场新的电影运动。


联系我们

微信:sjdyj2017

电话:18610035709(联系人:山月)


监制:萧十一郎

责编:AMOJOR

法律顾问:赵红丽


举报文章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更多

一个电影节信息分享和申报服务平台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请输入您的私信内容

取消 确定

私信发送成功

接收私信功能已迁移至新片场APP,请下载新片场APP及时获取私信消息通知,不错过任何一次合作机会。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APP

只有安装新片场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复,是否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