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取消 确认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手机电影」怎样“玩”出无限可能?| 幕后学院 ​

03-24 00:04 发布 导演


这是鲜喵的第 1260 篇吐血原创

喵族码字员:徐小怪


2005年,国内导演开始用手机尝试创作,诞生了由田壮壮担任艺术总监,贾樟柯、王小帅、孟京辉等8位导演分别执导的手机短片《这一刻》,以及号称国内“第一部手机电影”的《苹果》,后者为北京电影学院副教授陈廖宇用裸机拍摄。


2019年,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甄选了三部手机电影进行展映,分别是《巴丹吉林》《你的样子》《泳往春天》。这是国内手机电影第一次登陆大银幕。


在国外,手机电影已有优质的长片作品。2018年,由著名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拍摄的《失心病狂》在柏林电影节首映后获得好评。随即,BBC一篇名为《用手机拍摄电影一定会成为主流》的报道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与讨论。


显然,随着技术的升级,手机电影正在快速发展,主要为三种特点:第一,手机拍摄的成本较低,创作者拥有了更多实践的机会;第二,手机的功能愈发多样化,加之体积很小,解决了摄影机携带不便的问题;第三,手机电影既可以掌中观看,也可以投屏到电影或者大银幕,观看场景更加自由。


正值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的手机电影作品征集阶段,烹小鲜(pengxx01)与幕后学院特别联合「金鸡新影像」,于3月21日推出主题为“重构电影想象,手机电影创作解析”的线上座谈会,对话嘉宾为职业编剧、导演曲江涛、《八月》的导演张大磊、FIRST影展运营总监、策展人、制片人高一天。


他们都曾深度参与过手机电影的制作,曲江涛执导的手机电影《你的样子》曾在金鸡奖期间展映,张大磊执导过黑白手机电影《法兹》,高一天担任了手机电影《悟空》的制片人。


活动上,三位嘉宾从手机电影的内容制作、拍摄技巧及未来趋势等方向,分享经验和观点,一同解析了移动时代,手机电影创作的门道。

论坛最开始,三位嘉宾讲述了最早接触手机电影的经历。几年前,一些广告和MV率先打出了手机拍摄的噱头,但是未见手机拍摄的电影。


直到2018年,陈可辛用IPHONEX拍出了一部长达7分钟的手机电影《三分钟》,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曲江涛和张大磊也是从这部作品开始关注到手机电影。


他们认为,从质量上看,《三分钟》的效果接近于传统电影。不过作品的高完成度是依靠于拍摄和制作中的很多配件,手机只是一个拍摄的载体。究其内因,手机电影的本质还是电影美学创作。



高一天是从朴赞郁、朴赞景执导的《波澜万丈》关注到手机电影,影片获得了第61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金熊奖。

2011年左右,高一天在做电影节的时候,发现IPHONE4大举流行,在他看来,生产工具的变化必会带来生产流程的变化,工具与创作息息相关。这一刻起,他开始持续关注手机电影的发展。


目前看,手机拍摄的电影属于短片的一种,而手机只是一种工具。不同于微电影以宣传性、功能性和服务性为主,短片电影有美学诉求,在电影史上有自己的历史。



短片所承载的功能是绝对的自由,有无限的可能性,是极致的表达和探索。在没有资本支持的时候,它是创作者手中的武器。在手机电影出现后,对于短片的拍摄有利有弊。利好是手机方便快捷,弊端是降低了作品的质量门槛。


随后,三位嘉宾以各自作品为例,说明了手机电影的制作流程、成本分配和发布渠道。


于制作流程,手机电影与传统电影没有太大区别,从前期的剧本撰写到灯光、摄影等团队的搭建,再到实地拍摄与后期制作,环节和专业人员的配置都是相同的。区别仅在于用手机裸机拍摄。


恰好因为这点,拍摄团队往往想打出差异化,挖掘工具的更多可能性,同时也要加以辅助设备,解决一些技术的障碍,比如软件兼容性、色彩漂移、焦点难控、输出障碍、焦距不够等。


高一天用《悟空》举例,拍摄这部作品之前,团队就手机像素比例、华为P30与FILMIC PRO的兼容等问题做了大量的测试。就作品的差异化,考虑到手机电影的观看方式,团队选择了挑战竖屏镜头,在构图的时候,参考“海报美学”,为观众搭建叙事感知系统。


张大磊用《法兹》举例,解决色差的问题可以从颜色搭配上调整。配件上,可以DIY各种组件,以适配手机电影的拍摄。如果能改进定制转接环,手机电影的完成度会大幅提升。据他所言,曾用到输液的胶皮管、云台架等等。


曲江涛用《你的样子》举例,为了呈现某些特定的效果,团队甚至准备了航拍机器及3D打印挂件,在剧情和演员表演上做了取舍。


于成本分配,三位嘉宾表示,手机电影的成本可大可小,取决于预算。具体调配上,曲江涛讲到,由于在各个环节邀请的都是专业人员,并且拍摄的时间较短,这些人的单天价格要比传统电影更高,而在机器方面,手机电影确实可以节约成本。


张大磊看来,首先是剧组人数,手机电影不需要大机器与专业机器,相对而言,摄制组的人数较少;其次是演员和时间成本,手机电影不需要太过于专业的演员,镜头对演员的逼迫性较小。从这点看,可能手机电影的创作空间和完成度更大,无形中节约了很多时间成本。不过总体而言,好的片子未必和成本有直接的关系。


于发布流程,曲江涛和张大磊认为,目前的手机电影放映渠道仍然以网络和手机为主,即便画质达到了传统电影的标准,但是想要进入影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高一天则认为,基于渠道改变观看方式的时代特点,手机电影未必要和院线构成关系。


现如今,各个手机品牌都在推广手机电影。高一天透露,IPHONE每年都会面向全球开放手机短片平台,不限定手机品牌和型号。还有一些非手机的品牌也在举办此类竞赛,个别设有针对全球创作者的活动,规定必须竖屏,时长不能超过3分钟。


品牌会注重挖掘此方面的作品甚至是背后的人群,想要以此为入口,看到社会深层次的一些东西。不过仅看产品的核心方向,所有手机厂商都一样:给予用户更好的性能,提供无限优化的体验。



随着手机功能的大幅提升,以及普及性,手机电影得以快速发展,不过三位嘉宾均认为,手机拍摄不会颠覆传统电影的制作和观看方式,只会是呈现出一种百花齐放的状态,它更多的功能是给创作者提供一个多样化的表达方式。


毫无疑问,手机电影具有全民化的特点,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虽然门槛较低,但不是没有门槛。在论坛的最后,三位嘉宾就手机电影对青年创作者的意义表达了看法。


首先,手机电影是一块敲门砖,曲江涛拿自身经历论证,当没有执导过传统电影时,可以给制片人看拍摄的手机电影,以此证明优势;其次,手机电影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形式,张大磊认为青年创作者可以从中找到合适的自己的美学风格,以及在不同维度的限定条件下,多做练习。


有关未来是否会独立举办手机电影节,高一天表示,希望有这个趋势,第一是可以有更多的品牌去展现自己;第二是影展能够从不同层面提供标准,为真正拍出好作品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平台,起到鼓励和嘉奖的作用。


手机人手一部,用手机拍电影,似乎人人可以做导演。但是若想要真正拍出好作品,需要创作者在叙事、画面、技术、剪辑等方面的基本功。


显然,这种形式开拓了创作的边界,提供了更多的玩法,但是碍于手机在的画幅、像素等方面的问题,手机电影也对创作者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随着手机在影像功能上的不断探索,在未来,手机电影必然有更多可能性,或许我们可以期待在大银幕看到它的那一天。

举报文章

烹小鲜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更多

烹小鲜

媒体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请输入您的私信内容

取消 确定

私信发送成功

接收私信功能已迁移至新片场APP,请下载新片场APP及时获取私信消息通知,不错过任何一次合作机会。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APP

只有安装新片场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复,是否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