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取消 确认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拍摄十年的高分国产纪录片,凭啥只配404和网盘?

04-02 23:38 发布 综述 - 访谈

这几天,大家从豆瓣上关注到了这“魔幻”的一幕:



导演自己在豆瓣上放网盘链接。


这波操作并不是因为大家去不了电影院,而是这部被网友持续推在豆瓣榜单前列的独立纪录片,根本找不到发行渠道。



因为中国的电影环境,目前还容不下一部这样题材的纪录片。



商业上没市场,审查上不通过。


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厂长都不禁感叹独立纪录片人在大环境中的生存囧境。


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纪录片,逼得导演通过这样的方式也一定要把它传播出去?


因为导演还在豆瓣上注明了自己的微信联系方式,所以厂长特地采访到了《矿民、马夫、尘肺病》的导演蒋能杰,跟大家聊一聊这部在“404”夹缝中生存的纪录片和它幕后的故事。



01

命值钱吗?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湖南湘西南一个很少有人关注的群体。


从清末民初开始,他们就靠山吃山、拿命换钱,在大山里开采矿石为生。而这样的生存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马夫蒋美林,也是导演的父亲,他靠购买马匹和运送矿物为生。夜以继日,辛辛苦苦赚钱养家。



90后小矿老板小刘,辍学随父亲开矿,做起了生意。


从片中的自然流露的言谈话语间,我们能感受出这个稚气未脱的农村青年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但同时当地采矿业也改变了他的人生甚至对这个世界的态度。



还有一位片中重要的主角,“资深”老矿民赵品凤


开矿挖煤20余年,在孩子还未成年的时候就检查出了尘肺病晚期。



之所以患上尘肺病,跟他长期在矿井中工作有关。


而面对如此艰辛又高危的职业,村民们都是自发自愿采矿为生的。


据导演讲述:“我们家乡是真的穷,当地的村民赖以生存的方式,要么是在家种地,要么就是开矿采矿。但是都认为年轻人在家种地是没出息的。”


“挖矿又能挣钱,所以很多人就出来挖矿了,矿价高的时候一斤能卖十来块钱,对他们来说是很高的利润了”。


但自己开矿又是非法行为,所以矿民不仅要用命换钱,而且还要忙于跟政府进行一场“猫鼠游戏”的智斗。


三天两头,砸机器、烧矿棚。而矿民们也只敢背后抱怨,过过嘴瘾。



所以矿民们为了巴结这些“来整顿的人”,就想出了跟他们喝酒吃饭的注意,搞好关系。


可是喝完酒再下矿,就存在很大的危险系数。



经常发生的矿难,已经让这里的矿民们见怪不怪了。


而在这样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看似有一颗坚强的内心,实则是对生死的麻木



让厂长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场景。


矿难发生后第二天,小矿老板小刘(就是前边提到的那个辍学开矿的90后),在被问到矿难情况的的时候,他才刚刚苏醒过来,摸着头说:


“眼不见为净,我没看见,一个人睡觉就不怕。”



厂长不敢说他是个冷血的人,但更多的是内心的无奈和这悲凉的结局……




02

职业病是宿命?


更折磨人的就是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挖矿久了落下职业病的宿命


尘肺病的可怕之处在于,它会逐渐让肺功能丧失。患有此病的人,不得不依赖人工呼吸机勉强维生,后期则会导致肺结核或肺癌,直到窒息而亡。



患上这种病的赵品凤,无时无刻不需要呼吸机的帮助。


2015年检查出的尘肺病晚期的时候,病情已经无力回天。



平时走两步路就得休息一下,因为呼吸困难。


不能有任何体力劳动,没有收入还要花钱治病,赵品凤担心起了家里的生计问题。



一儿一女还在上学,还有一个老母亲。此时只能依靠在外打工的弟弟来接济。


而没钱做手术的赵品凤,几乎就是在家“等死”。



担心没钱治病的,其实不止赵品凤一个。


邻里聚在一起,谈论的不是低保申请就是治病报销。


严苛的低保指标,承诺却做不到的免费医疗,让他们满腹怨言。



此时厂长庆幸,在这个虽然贫穷的地方,百姓们心里明白,却依然赤诚。


2018年的一天,因为全村停电一整夜。呼吸机用不了,赵品凤奄奄一息,而此时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却赶不到。


他去世了。


遗像是一张PS了天安门作为背景的照片……


赵品凤的儿女


纪录片中讲述的,只是尘肺病这种职业病的一少部分群体。


更为吓人的是,像赵品凤这样的人还有很多:


我国尘肺病农民保守估计约 600 万人,每年新增尘肺病农民 2 万多人,死亡率高达 22.4%。(数据来源于《中国尘肺病农民生存状况调查报告(2015)》)



这就不难理解导演执意要拍这部纪录片,以及让这部片传播出去的意义了。


一种职业病,会丧失一个生命,更会夺走一个家庭的幸福。



更何况这种病的背后,还牵连了一系列巨大的问题和隐患。

而这一切,都被导演蒋能杰的镜头真实地记录了下来。


03
导演该被抓起来?

85年出生的蒋能杰,就成长在这片靠挖矿为生的土壤。

但他是村里的幸运儿。

“我家里的观念是比较重视教育的。因为我爷爷当年是教师,但后来被迫害致死,爸爸虽然成绩不错,但由于身份问题不能上高中,等到我们这一辈能上学的时候,就一定要让我上学。”蒋导演告诉厂长。

大学时的蒋能杰,学的是设计专业,但以为从小父亲就严加管教,所以他跟其他青春激昂的同龄人一样,“羡慕自由”

“上大学的时候,就想追求自由。但我想明白了自己想做的事。这个自由,是‘自由的表达’。所以那个时候我喜欢文学,爱上了电影和纪录片。”

独立纪录片,是他最终选择的方向。


从2010村民开矿,一直跟踪到2018年赵品凤去世。从一开始没人帮忙,自己搭钱拍,到后来有了三五个合作伙伴,开了工作室。

一边接一些商业拍摄为生,一边做着独立公益的纪录片。最初开始拍纪录片的时候,蒋能杰花6000块钱买的设备,其中还有3000块钱是管人借的。

“很多人的命运是被这个时代裹挟的。你没看见,不代表它不存在。”这是蒋能杰经常说的一句话。

“当初开始记录自己家乡的矿民们和留守儿童,就是因为这是我身边最熟悉、最了解、最信任的一群人。然后我也是边拍边思考,这个片子怎么呈现出来更有价值和意义。”

就是这样,他坚持了近十年,拍摄完成了《矿民、马夫、尘肺病》这个纪录片。

“总体来说,尘肺病这部纪录片也见证了我创作的成长吧。”


从纪录片的视觉效果上也不难看出,画质虽差,但粗粝而真实,一切都是自然的流露。

用蒋导自己的话说,一是因为设备不好,二是因为他不愿违背自己的内心。

这是属于他的风格——不导也不演

“我是一个屌丝,那我就屌丝地拍。粗糙一点真实一点没什么不好的。我可能做不了商业大片,和电视纪录片那种大段采访。我不会逼拍摄对象去讲什么,我尽量做到的就是:事发的时候在现场、能看到事件本身、并且拿起摄像机拍下来。


当然,屌丝之词都是调侃,重要的是后半句。蒋导道出了一个纪录片工作者的基本素质——敏锐的洞察力和反应能力

厂长后来了解到,尘肺病的纪录片,蒋导给自己的父亲(也就是片中的马夫蒋美林)看过,

“但他担心我给矿区和自己惹麻烦,老百姓聊天的内容这一段,他建议我删掉,怕被找麻烦。”


“但我不想删掉,因为这就是最真实发生的,如果我不提他们发声,还有谁会来替他们发声呢?”

这样的初心,坚定而感人,但也说出了一些无奈。

厂长注意到,《矿民、马夫、尘肺病》虽然在豆瓣榜单上已经挂了数日,想看人数标记已经超过4.5万,可标记“看过”人的人数还不及1万。


跟其他几个榜单上并没有被主动提供资源的片子完全不能匹敌。

西语惊悚悬疑片《饥饿站台》10.1万人看过,7.1万人想看

虽然,如今这部纪录片能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和传播,已经出乎导演的意料了。蒋能杰甚至跟厂长表露出了内心的惊喜。

但厂长也想说说内心的实话,今天的电影市场,绝不缺商业片、类型片,但缺少这样有良知有深度的国产纪录片。

它或许值得让更多人看到,更何况,它讲述的很可能正是你的家乡亦或是你身边的人。


然而悲哀的是,并非所有人都能理解这部纪录片的价值和意义。

厂长专门去采访导演,也是希望能解答一些人对矿民和当地生活状况的质疑,


可网络上依然挡不住这样的声音:




我们都知道一个道理: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难道蒋能杰导演和这部片,真的没有一点“正能量”吗?

绝不。


即使得不到有效的医疗保障,矿民们在矿井里聊着“看奥运会”、“走很远去看阅兵式”倍感自豪的时候,这是正能量。

像蒋能杰这样真实记录、努力发声的勇气,以及一批中国独立电影人坚持拍摄的毅力,也是正能量。

还有千千万万爱国且有同理心的你们,在敢于面对真相、敢于发声时的默契,更是正能量!

正能量,从不是拍出来的,是我们一起坚持和改变出来的。

只要依然有这样的作品存在,中国电影,就还有希望。




举报文章

新片场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关闭前无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更多

新片场

其他

新片场官方账号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请输入您的私信内容

取消 确定

私信发送成功

接收私信功能已迁移至新片场APP,请下载新片场APP及时获取私信消息通知,不错过任何一次合作机会。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APP

只有安装新片场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复,是否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