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取消 确认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合作30年,他凭什么成为李安背后的「男人」?丨直击上影节人物

07-29 22:49 发布 导演

编者按

7月25日,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以下简称:上影节)在沪开幕。来自产业各个端口的代表人员汇聚于此,共同探讨在后疫情时期,中国电影如何通过长期、有效、有益的可持续发展,提振士气、凝心聚力,激发创作生产活力。

毫无疑问,作为国内甚至全球范围内首个恢复举办的电影产业活动,本届上影节无疑是一架火力巨大的发动机,将极速助推中国电影的复兴与发展。

烹小鲜(pengxx01)及联盟账号作为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电影论坛特别支持媒体,将在7月25日至8月3日期间,推出『直击上影节』专题策划,我们会第一时间亲临各类活动现场,为大家带来最新鲜、最有料、最具有观点的行业报道。

本篇为专题的第三篇文章——詹姆士•沙姆斯的大师班报道。

20年前,由李安执导的东方武侠巨制《卧虎藏龙》在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上大放异彩,入围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十项提名,并成功摘得最佳外语片等四项大奖。另外根据BOX OFFICE MOJO显示,影片当年在北美斩获1.28亿美元的票房,是迄今为止,非华语片在北美电影市场的票房纪录。

显而易见,《卧虎藏龙》在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上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然而,谁又能想到,影片在筹备之初,并不被业内所看好,几乎全球的电影人都对此表示疑惑。

不过,这其中不包括影片的制片人兼编剧詹姆士•沙姆斯。2000年,是他和李安合作的第十个年头。

说起来,詹姆士•沙姆斯可谓是李安的伯乐。1991年,32岁的詹姆士•沙姆斯与志同道合的泰德•霍普在美国成立了好机器电影制作公司。彼时,两个年轻人和初创业的大多数公司一样,办公设备简陋,周围环境也不是很好。但是,这些并不影响他们寻找具有潜力的电影项目,两个人对外宣称,公司可以用很少的钱拍电影。

不出所料,这种宣告吸引到了当时缺乏资金的优质人才。很快,他们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位年近40岁的亚洲男子,对方用不太流利的英语说到,自己毕业于纽约大学电影专业,刚刚有两个剧本获奖,想要拍出电影,来问问“好机器”公司是否能助其圆梦。

随后,男子来到“好机器”公司,向詹姆士•沙姆斯和泰德•霍普介绍自己的项目。他说得事无巨细,听得两位合伙人昏昏欲睡。可是两个人又转念一想:既然他什么都想好了,那就拍吧。

于是,“好机器”拍出了公司的首部电影《推手》,其导演正是那位亚洲男子——李安。

自《推手》起,李安和詹姆士•沙姆斯开始了长达近三十年的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两个人共同成长,期间合作的《断背山》《色·戒》等佳作,屡屡斩获世界级电影盛会的大奖。

这些作品让李安成为了全球级的大导演,也让詹姆士·沙姆斯也成为了享誉全球的电影制片人。2014年,詹姆士•沙姆斯曾受邀担任第64届柏林电影节的评审团主席。2020年,由乌尔善执导,其担任剧本策划的《封神》系列大概率于年内公映。

而于近日,詹姆士·沙姆斯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隔空做客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金爵电影论坛•电影学堂大师班,分享了作为制片人和编剧的体验、与李安的缘分、关于《白日焰火》的评价,以及对中国电影产业的观察和对上海的印象。

在现场的视频里,詹姆士•沙姆斯始终面带微笑,就主持人的问题侃侃而谈。透过画面可以感受得到,能够线上参加上影节,他有着发自内心的欣喜,也有着不能亲临现场的遗憾,以致于他在开场时说:

“感谢上海电影节的组委会,感谢主持人杨乐乐先生,感谢到场的观众们,谢谢你们在这样严峻的时刻能够拨出时间与我相聚一堂,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就算只是在线上见面也是如此,再次感谢。”

不言而喻,在疫情的特殊时期,还可以用其他方式参加国际的电影活动,这对于部分国家的电影人来说,可遇不可求。

以下是詹姆士·沙姆斯在活动现场的12条分享:

1、制片人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一个好的制片人对电影的每个环节都会懂一点,但不会全部精通,需要做的,是找到各个环节的人才,整体调配他们的工作。另外,制片人也要会一些生产链条之外的东西,比如融资、谈判等等。

2、行业新人如何为自己争取机会?

初入行的年轻人不要向上看,不要试图先努力去找已经成名的行业大咖,而是往左右看,看看身边哪些人有潜力成为来来的艺术家,然后一起共同学习,这样成功的几率会更大。

3、作为金牌制片人,什么样的导演会打动您?

作为制片人,我愿意去合作一些真正有创作理念的人,然后帮他们表达自己的独立观点。这样自然会找到愿意倾听的观众,而不是先考虑观众想看什么。同理心当然重要,自我表达更重要。

4、制片人和导演怎样进行健康有益的合作?

制片人最重要的工作是在预算范围内,为导演准备好对方需要的一切东西。如果部分事项没有办法完成,请勿用否定的说法告知导演,比如我们没有资源、没有时间等等。而是应当提供一些另外的选项,这样才能与导演进行可持续的创意互动。

5、您既是制片人也是编剧,怎样看待二者的关系?

制片人是救火队员,编剧只需要写好剧本,二者区别很大也有些关联。一个剧本写出来之后,后面有几百甚至几千人为它服务。这个过程中,需要制片人筹集到资金,才能够拍成电影,才能够有艺术品的存在。

6、担当《封神》三部曲的剧本顾问有何心得?

跟乌尔善导演团队刚开始合作的时候,我对《封神》系列一无所知,所以我无法站在睿智的角度给他们一些指点,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作为他们最好的观众,享受这部电影的创作过程和美学体验。

当然,我这名无知的观众并不是被动的信息接受者,而是一个积极主动的人。我会明确表达对这个项目的感受,不管是惊艳的地方还是困惑的地方。其实类似的问题在哪儿都会遇到,目前,我参与的电影项目在中国之外,又拓展到了拉丁美洲。我不能因为对一个新地方不了解,就陷入被动,不去帮助他们。这看起来是一个悖论:一方面要表达自己的无知,另外一方面要在无知的情况下要帮忙。

7、为什么与李安志同道合?

李安导演和我是三十多年的好朋友,老实说他现在已经用不到我了。之所以我们能够成为专业的合作伙伴和个人生活中的朋友,很关键的地方就是我们都会把每个电影项目都看成是重新读一遍电影学院,因为每部电影都有它的挑战。

我很欣赏李安,他精神状态很年轻,并且能够感染合作伙伴。如今他已进入钻研4K120帧的新技术领域,在探索未来电影的观看体验方面,李安走在了其他导演前面。他就是想通过科技,为每个人带来最初看电影时的惊艳感。

8、亚洲学生适合去美国学习电影吗?

这个问题很复杂,首先我们要考虑地缘政治的因素。文化类的课程确实是美国的优势,但是现在美国的环境不太好,不仅国际的学生没法好好学习,美国的学生也是。

虽然这么说,但是这些年,国际学生越来越多也是事实,包括中国、亚洲其他地区和亚非拉的学生。这也让我们有了全球性的视角,推出了一些具有国际视野的课程。我们可以惊喜感受到,电影文化就是世界性的语言。

回顾世界各地的电影史,我们也会发现,想要学习电影制作不一定非要到美国。北京、上海的电影学院就很棒。还有像上个世纪50年代,法国巴黎的电影产业也非常兴盛。

不过呢,国际电影节其实就是建立在各地区电影繁荣的基础上,如果有机会能够到国际化的电影学院来,跟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一起共同学习、相互激励,也是非常有意义的。

9、担任柏林电影节评委会主席的时候,为什么会把最高殊荣颁给电影《白日焰火》?

这太容易决定了,这是评委会的共同决定,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没有人不喜欢《白日焰火》,这部电影让评委会和观众都看到了一些希望,听到了来自年轻创作者的声音。还有,影片的表达非常有力度,虽然是一部美式的黑色电影,却是由中国人完成的,并且完成得非常好,原创力很足。这说明黑色电影也是有普世性的。

10、对于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您有哪些建议?

很抱歉,我不会给你们什么建议,因为中国市场太特殊了,和美国完全不同,我不能简单的把美国的经验照搬到中国。但是可以分享我的观察:我认为中国电影过去10到20年的发展与房地产开发和人口流动密切相关,简单来说,大城市越来越多,电影产业越发达。因此,我同样认为,中国电影的未来很大程度取决于城市和人们生活的发展。我也希望中国的同行们能够发挥更多的想象力,把更多的人吸引到电影院。

11、疫情之下,流媒体会不会影响我们的观影习惯?

美国最近有一份调查显示,对比其他公共场所,人们对去电影院的犹豫程度更高,所以我们一只脚正踏在生死关头,电影院能否活下来,取决于疫情能够持续多久。至于流媒体是否会代替影院,我认为不会。历史上也曾有过疫情,未来也可能还有疫情。但是人们最深刻的愿望就是和其他人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愿望强大到足够的程度,就一定会一起坐在电影院的大屏幕前。不过这对于电影行业也好,放映行业也好,需要时间。

12、对中国上海是什么印象?

我和上海的关系可谓源远流长,当年《卧虎藏龙》的配乐录制就是在上海完成的。那时,我住在上海外滩的和平饭店,窗外是浦东的农田还有一些老仓库。后来因为《色·戒》,我再度来到上海,发现这里已成为世界的文化艺术中心。这座城市的发展令我惊叹!

李安所有的电影里,我最喜欢的就是《色·戒》。在拍摄的时候,除了选取一些实景,我们还搭建了一条上海老街,这也让我想到老上海独有的浪漫。我想这座城市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去发现。

整场连线中,詹姆士•沙姆斯的回答言简意赅。而这其中,他关于制片人的观点最为让人印象深刻。他非常明白制片人在电影的生产制作中,应该参与的“度”在哪里。这恰好是很多人不清晰的地方。


举报文章

烹小鲜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关闭前无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更多

烹小鲜

媒体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请输入您的私信内容

取消 确定

私信发送成功

接收私信功能已迁移至新片场APP,请下载新片场APP及时获取私信消息通知,不错过任何一次合作机会。

扫描二维码,立即下载APP

只有安装新片场APP才能收取私信回复,是否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