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将该作品添加到专辑时,将从我的主页中隐藏
确认 取消
将该作品添加到专辑时,将从我的主页中隐藏
取消 确认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全部文章
  • 贾樟柯“离开”平遥,江湖儿女江湖见

    文 | 武怡楠彻夜难眠。这是自贾樟柯宣布离开平遥国际电影展之后,不少电影人、电影爱好者的状态。截至毒眸发稿,许多电影人依然表示“心情很差”,不愿多谈起;有人“在电影宫蹲到两点才走”,也有人甚至在离开平遥后折返回到平遥电影宫,毕竟“明年的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了”。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10月18日下午4点多,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媒体群里忽然通知了采访消息,就当到场的媒体以为只是例行公关活动、平静地问着明年的票务事宜时,贾樟柯忽然宣布了一则大消息:“我们一路走过来,可能今年是我们这个团队做的最后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换言之,第五届影展将交给新的团队来主办,届时会有新的策展人、承办团队,来继续打造这个越来越受到关注、正处于上升期的本土影展。由于事发突然,晚上7点30采访开始时,许多媒体都没来得及到场。本来可以容纳百人的采访间里,仅有二三十人,其中不少还是工作人员。甚至连影展的许多工作人员都对即将发生的“大事”毫不知情——某位在纪念品店里忙于招待顾客的工作人员表示,他还是从来往的路人口中知道了这次巨变。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早在本届电影展放出片单时,《不止不休》《妈妈和七天的时间》《汉南夏日》《裂流》等一批热门电影便引发了影迷群体的广泛讨论,甚至还有人专门为此规划了此次平遥之行。然而在影展开始前,包括《不止不休》等影片在内的几部电影,却都临时宣布取消放映。当即就有不少影迷表示了愤怒,觉得自己这一趟可能会“去了个寂寞”。影展现场,上述几部影片被“藏龙ABCD”的名字代替,并以学术交流的名义,改为非公开放映、特邀媒体场等形式。其中,《裂流》《汉南夏日》《妈妈和七天的时间》都只进行了一场媒体放映、和一场面对观众的“学术交流”。而《不止不休》更为特别,全程只有过一次内部放映,只有被邀请的嘉宾媒体才能参加。匿名影片并不是本届电影节的孤例,在影展期间,不论是临时取消的活动,还是总在前一天深夜才发布的媒体日程表,都让不少从业者在本届电影节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可因为一切都在正常运行着的电影节,又让他们无从感知这种压抑的真正原因。有多方独立信源向毒眸表示,上述几部影片,均还未走完影片申报流程。但为了规避风险,影展并未公开放映这些影片,而是改为内部放映或其他形式;同时,也不再以电影本身的名义公开售票;而电影展将颁发的奖项也以“荣誉”授予。据毒眸了解,上述影片依然存在未走完审批流程的情况。“这是在中国办一个纯粹的电影节必然要面临的问题。不过这次的电影只是流程还没走完,其实最后都能拿到的。”一位电影人告诉毒眸。而据贾樟柯的公开言论来看,退出电影展的不仅仅是贾樟柯,还有他的团队。于是很多人担心,贾樟柯和其团队的离去会对这个电影展造成一些连锁反应——毕竟,贾樟柯在某种程度上,是平遥国际电影展的灵魂。“我就是冲着贾樟柯来这个电影展的”,不少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的确,贾樟柯对于平遥而言,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这四年,‘所有人’都是因为贾樟柯而去。很多人都是他的朋友、或他社交圈可以辐射的人。”一位资深电影人坦言。而这样的号召力,并非只因为贾樟柯的行业地位,更多的,是他对于平遥的付出和精神。平遥国际电影展,就是在贾樟柯的推动下诞生的。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开幕时,站在崭新的电影宫中,贾樟柯就坦言希望这里能始终保持对电影艺术新发展和新动态的高度敏感、成为优秀的年轻人走向更大舞台的桥梁。2018年,毒眸曾在第二届平遥现场问过贾樟柯关于做平遥的初心是什么。贾樟柯告诉毒眸:“我一直有一个很大的落差,我有机会去到世界各地的电影节接触非常多元化的电影世界,而我们的电影还是比较单调。我希望能够创办一个电影展,让我们中国的观众看到银幕世界其实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世界。”于是,在这样的初心下,平遥走过了其重要的四年。当初,在电影导演李安的特别授权下,电影展以“卧虎藏龙”为名,旨在形成非西方电影与西方电影的对话,立足于成为一个大格局、小身段的“精品电影展”。而贾樟柯及其团队除了对平遥电影展有着这样“小影展大格局”的格局,也将更多的用心体现在细节上。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多元的世界”,每一年的电影展期间,贾樟柯都事必躬亲,几乎每一部电影的首映礼映后交流、红毯,每一次大师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有时,忙不过来的,也会请搭档马可·穆勒出席。10月的平遥,气温已经低至可以呼出白气的程度,站在红毯尽头等待和剧组合照的贾樟柯有时衣衫单薄,但他从未“缺席”,有时,他甚至每天都要站立10个小时以上。一位曾因种种原因被平遥“拿掉”影片的主创曾告诉毒眸,当年自己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去了平遥,得知她前往的消息后,贾樟柯还专门向她表达了歉意。“那一刻,我感觉贾导绝不仅仅是为这个电影展站站台,而是真的在做主事人。”她感叹道。如今,在贾樟柯的不懈努力下,身处中原小镇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已经在短短四年内吸引到了大量国内外的影片参展。到了今年,53部展映影片做到了43.4%(23部)为全球首映、88.7%(47部)为亚洲首映、100%为中国首映,保持了平遥一贯对首映的重视。与此同时,第二届时,贾樟柯已经在思考如何迅速市场化,避免电影展被政府断奶后就失去生存能力。今年,在经历了三年的政府扶持后,电影展已经实现了100%的市场化,今年的平遥“没有花政府一分钱”——这是贾樟柯和他的团队努力的结果。在影迷心中,和贾樟柯之于平遥类似的,是穆勒如何成为威尼斯的代表。2004年,马可·穆勒从瑞士人莫里茨·德·哈登手中接过了主席大印,从那以后,这个日渐衰弱的电影节逐渐复苏,来到水城的明星越来越多,佳片频出,抢走了戛纳不少风头,还为威尼斯当地创造了可观的财政收入。现下,大家普遍担心的是,当明年的平遥电影宫失去贾樟柯的身影时,今年是否真的就算作某种意义上的“最后一届”了。不论是从业者还是影迷,都对被新团队接管后的平遥国际电影展,是否会在影片审美上出现下滑、作品内容被严格限制,表达了担忧。事情还会有转机吗?或许很多人还在期待着新的变化。但在今日的平遥电影宫里,很多人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们都想为这里的记忆留下点什么。一位还留在平遥的影迷告诉毒眸,今天上午平遥的礼品店里可谓人山人海,大家都在在抢购所剩不多的周边衍生品,而热门的帆布包等周边早已售罄。其中有不少人在帮忙“代购”杯子、衣服、海报等,寄给未在平遥的朋友。毒眸记者也收到了许多“求助消息”,希望帮忙带一张电影票回来留作纪念。或许,平遥电影展还会继续,或许新的团队也有机会续写平遥的故事。但属于贾樟柯的平遥电影展可能将告一段落。不过,在过去的24小时里,有太多电影人表达了对此事的感同身受,无论接下来的平遥将走向何方,平遥在过去四年里给中国电影和电影人带来的,已经成为了他们前行路上的养分。愿感同身受的人能带着热爱继续前行。早在今年的电影展之前,贾樟柯就告诉《春江水暖》的制片人黄旭峰,想在大屏幕看到《春江水暖》。“现在好了,他应该有大把的时间了,等他空了,我要送过去给他看。”黄旭峰昨晚在朋友圈写道。而再晚一些,赵涛发微博说,贾樟柯,终于可以睡觉了。

  • 徐峥,回不到过去

    文 | 吴喋喋编辑 | 吴燕雨《我和我的家乡》的五个单元故事里,若票选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最后一课》单元的中范伟饰演的“范老师”可能是人气最高的。豆瓣高赞短评写道:“范伟把我的泪点掐住了”、“教科书级别的演技”;微博上,范伟雨中奔跑的花絮冲上热搜第一,评论说:“范伟真的厉害,从他跑出教室我就开始哭,一直到单元结束”。也有观众能够指出,范伟动人的表演不止是范伟自己的功劳。作为这个单元的导演,恰好在徐峥的导演方法论里,表演也是重要的话题。“导演对表演,必须达到一种切身的理解,要完全能够站在演员的立场上,为演员的表演提供有帮助的指示。”10月12日,徐峥在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的大师班上,传递了这样一种观点。对表演的理解深度,或许是徐峥作品里容易诞生“高光演技”的原因之一:从《我和我的祖国》里惊艳的小演员“冬冬”韩昊霖,到《我和我的家乡》里“掐住观众泪点”的范伟,都凭借演技引发了话题。另一方面,叙事功力也是《最后一课》受到好评的另一个原因。豆瓣一则热评写道:“(最后一课)展现出徐峥某个程度的细腻,他很擅长从小的切角去展开一个宏大叙题。”《最后一课》中,村民为帮助身患阿尔兹海默症的范老师,设下“重返1992年”的骗局,最终骗局的败露,也揭示了家乡的发展变化遮掩不住。徐峥在大师班上这般解释如此构思的原因:“因为观众是非常害怕说教的”,所以要通过一个“过去无法重塑”的故事,去展现变化。而毒眸通过徐峥在大师班上的讲述,也感知到《最后一课》与徐峥个人轨迹的某种暗合:从演实验话剧的先锋文艺青年,到家喻户晓的影视演员、商业片导演,近年来的徐峥正在试图回归到更接近个人表达的状态。但过去无法重塑,徐峥要做的不是变回90年代那个文艺青年,而是带着对过去自我的同理心和多年积累的经验,介入到当下青年导演的创作中去——成为青年导演的电影监制。徐峥提到,大部分导演正如当年的自己一样,是因为热爱艺术而投身电影创作的文艺青年,而现在的徐峥和他所成立的真乐道文化,正在通过“监制”这一角色,去服务青年导演,帮助“曾经的徐峥”们缓解创作之外、全产业流程上的压力。某种程度上,范伟饰演的乡村教师,也带着几分徐峥的自我投射:一个人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家乡”或者“环境”的,但是把经验分享出来,帮助更多有能力改变的人,环境就会向好的方向变化。文青徐峥“程耳找我拍《犯罪分子》的时候,是在1998年,那时候我也是个文艺青年。”大师班上与青年导演对谈的徐峥,回溯了他的青年时代,但很快又调转话锋:“现在如果让他(程耳)看我的电影,他肯定看不上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一个艺术青年了。”二十年前,徐峥在大众的认知里是《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猪八戒、《李卫当官》中的李卫。但其实在古装喜剧之外,他还是个演先锋话剧的艺术青年,这一度会让许多观众感到惊诧。但近年来,1999年问世的《犯罪分子》的重新流行,再度将文青时代的徐峥带回观众的视野。这部31分钟的小成本犯罪片拍摄时,导演程耳还在北京电影学院毕业读大四。作品有“北电史上最牛学生作业”之称,豆瓣评分7.4,一条2014年发布的热门短评无不惋惜地评价男主角徐峥:“大脑袋有大智慧,演技真实准确,可惜了现在的被定位。”《 犯罪分子》剧照但彼时观众跨越时空的“惋惜”对徐峥来说,未免来得迟了一些——文青时代的徐峥是不为观众所青睐的。《十三邀》中,徐峥和许知远走进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1994年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徐峥的第一个工作单位。艺术中心进门处的墙上挂满了剧照,徐峥很快从中发现了自己的身影:《拥挤》《艺术》《股票的颜色》......而后者令徐峥在1998年摘得白玉兰戏剧奖最佳男主角。根据徐峥的描述,从戏剧学院毕业后没有人找自己拍戏,所以他一直在演话剧。那时,话剧演员徐峥一度“小有名气”,徐峥还和朋友组建了剧社,并自己担任导演排了两部先锋的实验作品《拥挤》和《母语》。“当时就受到很多质疑,别人说你排的戏看不懂,这那的,当时我就很激动,还会跟人争辩。”徐峥在《十三邀》里说道。但他很快转变了思路,开始反思过于先锋的内容是否有意义,他认为自己应该对作品的传播效果负责任。愿意主动做出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徐峥虽然接受过高屋建瓴的戏剧教育、具备做出先锋性表达的能力,但他并不是那类厌弃成功的、忧郁的、纯度很高的文艺青年。徐峥在艺术性和商业化两个方向里同样具有可能性。世纪之交,徐峥开始涉足影视圈,同时也仍然在排话剧,前者所带来的曝光一度让徐峥的话剧事业“沾光”。2000年1月《春光灿烂猪八戒》在各大卫视反复播出,据索福瑞收视数据,该剧在湖南卫视、黑龙江卫视、山东和江西卫视播出的平均收视率均超过20%,最高平均收视达到31%。次年徐峥主演的喜剧话剧《艺术》在宣传不多的情况下,于上海连演15场。尽管徐峥自嘲现在的程耳一定看不上自己,但事实上,2007年程耳和徐峥又再度合作了悬疑惊悚剧《第三个人》。2009年,徐峥主演两部公路片,一部是指向喜剧和商业成功的《人在囧途》,一部是暗黑的《无人区》,后者入围了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无人区》海报文艺青年的人格从未离开徐峥的躯壳,只是一度被喜剧演员的光环盖住了——面向大众的商业喜剧片、古装电视剧能够辐射的受众,远比话剧和严肃电影来得多。但近年来,随着主演作品《我不是药神》的上映和徐峥个人导演作品中愈发明显的人文表达,他的“前文艺青年”身份不再显得太过违和。《我不是药神》在豆瓣被150万用户打出9.0分,位列豆瓣电影top250第47名——达到了近20年来华语电影鲜少能触碰到的金线。《最后一课》在《家乡》的五个单元之中,口碑亦属于上乘。徐峥延续了执导《我和我的祖国》单元《夺冠》的经验,从小人物的动机和情感出发,反而真实恳切;在叙事上,他在过去与现在的故事线反复切换,用重塑过去来反衬现在;细节也值得咂摸,比如颜料打翻在水里化成了彩虹的颜色、范老师一路走进教室那个调度复杂、明星云集的长镜头。而从颜料到彩虹溪水,再到片尾真实存在的“彩虹学校”,也是导演思维所创造的震撼。“最重要的是,这所小学是真实的,”徐峥强调。现实中,“彩虹学校”坐落于浙江省淳安县富文乡,真实存在的小学让影片的诗意得以落地,而非空中楼阁。这份细腻,与刻板印象里的喜剧演员徐峥、爆米花商业片导演徐峥,似乎是背离的,同时也是向着文青时代徐峥的某种回归。拥抱观众回归独立表达的欲望,一直草蛇灰线地埋伏在徐峥高歌猛进的商业成功之路里。并伴随其从演员向导演、监制身份转换的过程,流露得愈发明显。《十三邀》里,站在剧照墙前的徐峥,向许知远介绍了一部自己出演过的剧目《资本论》,剧情讲述了资本涌入文化领域,蚕食、吞噬文化的过程,主旨自然是艺术家对资本影响艺术创作独立性的担忧。“这个戏演完以后,(资本入侵文化)就真的发生了。”说这话的时候,徐峥语气平铺直述,听不出明显的情感色彩。正如徐峥没有纠结太久,就顺畅地从做先锋戏剧的艺术青年转型为拥抱观众的国民喜剧演员。决定出演《春光灿烂猪八戒》意味着与文艺青年的价值系统彻底分道扬镳,但徐峥坦言转变的过程没有太大的困难,在《十三邀》里,徐峥自嘲:“因为(我)就是比较偏俗。”徐峥做客《十三邀》 那几分的“俗”,或许指的是徐峥天然能够享受演喜剧,乐意听到观众的笑声。在大师班的分享里,徐峥提到自己早在学生时代演话剧时,便着迷于逗笑观众:“我发现我很喜欢演喜剧,你只要站在台上,你说一个包袱,下面‘哗’,马上就笑了,你会瞬间获得一种满足感。”《资本论》是徐峥主演的最后一部话剧,这部剧目演出的年份是2010年,这也是徐峥主演作品《人在囧途》上映的年份,这部700万的小成本喜剧电影最终收获3700万票房,并让“囧”系列成为徐峥往后十余年里挥之不去的作品符号。《人在囧途》之后,是票房12.67亿、创下当时华语电影票房新纪录的《人再囧途之泰囧》,这一纪录直到2015年才终于被《捉妖记》打破。《泰囧》不仅是徐峥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也开启了徐峥的事业新阶段:2012年,徐峥与妻子陶虹、经纪人刘瑞芳创立北京真乐道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也《泰囧》的联合出品方。电影《泰囧》海报看上去徐峥有计划地、高歌猛进地进行着身份的转换并获得更大的商业成功。但他自己却认为,转型导演是个“一点点介入”的过程。在成为影视演员之前,话剧舞台上的徐峥就在兼顾表演之外的工作,担任过话剧导演,带领整个剧目的演员进行长时间的联排。成为影视演员后,徐峥也自然而然地关注到表演层面之外、剧组的各种状态。在徐峥看来,表演是需要土壤和空间的,前期的准备、氛围的营造缺一不可,“处在一个比较对的环境里面,才能谈得上你的表演,场景、服装、造型哪都不对,你演什么?你是演不出来的。”随着在演员层面对剧组环境提出越来越多要求,徐峥开始谋求转型为导演。这一心态用徐峥自己的话来说是:“要不然我还是自己来吧。”因此,与“吞噬文化的资本家”形象截然相反,徐峥介入创作时带着平衡商业与艺术的初衷。但这种初衷在徐峥成为导演和公司高管的前几年并没能很好地实现,他被商业所掣肘了。徐峥多次在采访和公开场合流露出对“囧系列”的某种拒斥,更多的时候是避而不谈,在《十三邀》里则明确说,自己不喜欢“囧”这个字。这个字代表着国产商业片最具价值的IP之一,但徐峥却想要终结它的商业片属性。“大部分观众认为囧系列就是爆米花电影,但我自己知道不是,我只是之前做得不够成熟,但随着我越来越深入,我必须让它脱离爆米花电影。”另一方面,他又对辜负观众的期待感到自责。“我其实非常理解观众,他们其实就想看我和王宝强折腾一下,你怎么就不给我看?你在里面探讨什么中年危机的,烦不烦。”徐峥在大师班上这么说道。他甚至将自己的尝试归结为“教训”,并以此奉劝青年导演:如果要做的电影是一个商业IP,就应当遵守跟观众以及市场的约定,“作品里面保留观众最认可的这种元素。”从跨界做导演到创立真乐道文化,徐峥的初衷是平衡商业性与艺术表达,但这种平衡术本身,也对徐峥构成了矛盾和撕扯。超越“满足于笑声”但随着徐峥近两年执导《夺冠》《最后一课》,并解锁电影监制这一新身份,他的撕扯也得到了某种纾解:文青徐峥和爆米花商业片导演徐峥之外,存在着更多可能性的外延。作为导演,徐峥认为,自己到了可以规划更多自我表达的阶段。两次“命题作文”的尝试为徐峥指引了方向:“基于我做了《最后一课》和《夺冠》,我希望能够找到那种人跟时代交织的(题材),比较有情怀,也有个体的故事,好像现在市场上这一类的电影不是特别多。”用“命题作文”来概括徐峥的这两部短片似乎也是有失偏颇的。毕竟他做得非常有诚意:徐峥的导演团队为《最后一课》进行了大量的采风,人物原型是基于大量调研乡村教师后进行的艺术再创作,彩色玻璃小学也是现实中存在的扶贫成果。从两次短片的创作经历中,也能清晰地看出,徐峥对自我表达的执着已经不再是文青式的了。他不再囿于主观视角,徐峥惊异于自己居然很享受“命题作文”,站在“他视”的角度,观看故事主人公的情感与心路历程,这个过程让他感到快乐。作为监制,徐峥在帮助更多当下的“文青徐峥”们——那些带着创作热情进入电影行业的新人导演。徐峥认为,当下的电影行业仍然有很多像当初的自己一样,忿忿于观众“看不懂”自己作品的文青式导演。徐峥和真乐道文化,便期待为他们提供帮助、让其找到更舒服的创作方式。“现在的市场会把年轻导演搞得很焦虑,既要找到投资去完成自己的作品,又要在作品当中完成自己的表达,片子拍完了,还得面对市场的考验。”在徐峥看来,年轻导演正需要一个监制的角色去帮助他们缓解创作以外的压力。导演杨子2019年执导的《宠爱》正是徐峥监制、真乐道文化出品的一部电影。在《北京日报》当时的采访中,杨子提到徐峥与自己一起修改了十个月的剧本,态度十分严苛,每当杨子认为剧本已经过关时,徐峥还能提出更高的要求。徐峥还建议杨子“稀释”掉宠物题材的概念,以扩大观众的接受度。大师班上,杨子再次回忆徐峥作为监制给导演提供的帮助:“一个是抓点,一个是抓面。徐峥老师抓不会只是从大的层面去给予一些建议,而是会细化到点上去。”除了对具体的作品创作提供建议,徐峥对整个青年导演群体如何实现能力进阶,也有自己的思考。比如演员出身的徐峥意识到,大量青年导演对“表演”缺乏重视。为此他提到自己有一个心愿:“办一个导演表演训练班。我来请几个表演的老师,然后我带着导演们一起做表演的练习。”而徐峥相比其他导演出身的监制,优势也正基于他的“现役”演员身份——不仅在表演层面上,甚至在表演之外,徐峥可能都是最擅长与演员沟通的监制。由六个单元故事组成的《宠爱》启用了十余组明星演员,《我和我的家乡》中,《最后一课》也是明星数量最多的一个故事,按照常理,明星越多的剧组导演、监制可能会焦头烂额,但对徐峥来说,大量启用成名艺人反而是省力的办法。徐峥在大师班上提到,今年疫情、汛情让拍摄进度变得紧张,在这样的情况下,“找明星演员是一个比较图快的方式”,因为成熟艺人在徐峥的调度下,能够快速的找到人物感觉,省下了不少与演员磨合的时间。此外,大量的话剧经历也让徐峥非常强调导演同步提升自身的文学、美学、音乐素养。“最终混录的时候,音乐、画面聚在一起调试,需要导演有综合的能力。你自己的品位决定了最后的作品是什么样子。”不过,监制不是一个人的工作,更多时候,也基于徐峥背后的真乐道文化的团队工作。真乐道曾经只是经纪人刘瑞芳与徐峥陶虹夫妇共同创立的工作室,如今已经转型为在前期创作、商务合作、中期制作、后期宣发、数据分析上全流程为创作者提供服务的电影公司。据刘瑞芳表示,2018年的《超时空同居》之后,真乐道真正开启了扶持新导演、内容多元化的阶段,不久之后,真乐道又通过《风语咒》涉足了国漫领域。也正是基于背后团队强有力的支撑,徐峥才得以在监制、演员、编剧、导演的身份之间辗转腾挪,在各个领域都交出不错的成绩单。“范老师”回不到1992年,徐峥也回不到先锋话剧的舞台,资本涌入文化市场的大潮无法逆流,但或许有人能在浪潮中把握好船头的方向,这个方向必然不会是单打独斗的英雄主义,而是工业化和人文表达的平衡。

  • 《平安福建守护者》系列纪录片预告—导演阐述

    每个从科班毕业出来的导演或者摄影,其实心里都住着一个执念,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拍一部电影题材或者是一个纪录片系列。在去年完成了第一个小目标,一部电影后,终于在今年四月份接到了省委政法委和福建法治报社的一个宣传任务,就是这部前后一共花费了整整半年时间完成的十集纪录片——《平安福建守护者》 半年的时间,带着七八个人,披星戴月地跑过5000多公里路,都快把整个福建的地图都踩在了脚下。扛着各种“长枪短炮”上高山,下大海,走村庄,进都市,听着各种或是感人,或是悲愤,或是无奈,或是激昂的故事。而这些精彩也绝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讲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几乎每去一个地方拍摄,每个经办和拍摄对象对我们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都是“你们多大了?”“导演,你看过去好年轻啊!”“我们科室最年轻的小伙子都比你们大很多”诸如此类的话,但是几天以后,他们跟着我们一起拍摄结束,就都改成了“你们,好专业”。这个转变倒是我觉得挺自豪的一件事情,可能是被限制在了“年轻”这个上面了,以前建超经常要我留一点胡子,要我多穿一点深色老气的衣服,要给自己怎么怎么样包装一下,反正就是要尽量“老化”一点自己,因为每次一起出去时候,如果建超没有介绍我是谁,拍过什么片子,甚至即使是介绍了我以后,还是会有领导看我们的目光都是充满了疑问,然后他总是开玩笑说我没有给他足够的“安全感”。 但是到了拍摄过程中,我对画面的要求其实是非常非常非常高的,我希望画面能够尽可能的不只是拍摄与被拍摄的关系,我希望画面里的光和影以及构图能够塑造出我想表达的情绪和信息,想要赋予一些画面存在的意义。 比如为了体现独腿交警谢启明是如何一步步在人和生活的不断质疑声中,去证明自己即使只剩下一条腿,也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甚至守护正常人交通安全。用这种长焦借位,让他从底下楼梯一步步走上来,就有种给人感觉是人们在不断的踩踏他,但是他却依然在人群里不断向上攀爬的感觉。 再比如拍摄刺桐花未成年保护时候,因为涉及到案件的真实性,拍摄的很多对象其实就是案件本身的那个人,正常情况是要打马的,尤其是未成年人,但其实我是很不喜欢打马的。当时我们去他们家里,一进他们家里就被他们家情况给惊讶到的,家里只有一位每个月领着1500工资的妇女,手上牵着四个孩子,最大也不过9岁。家里整个环境就是一个半毛呸的一个状态,甚至连厕所马桶站的地方也没有,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了。然后当时看到小朋友在玩纸飞机,就想到了这组镜头,把镜头压的很低,地板占了三分之二,唯一的空隙就是小朋友的手去捡纸飞机,这种感觉就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像是被生活压的喘不过气来,而小朋友捡的那纸飞机又像是唯一的希望那种感觉,同时也规避了小朋友正脸形象,不用打马之类。用构图和光影去放大和强调了了环境和氛围,缩小了人物本身的存在感。 拍摄影片,其实现场的临场能力是很重要的,有时候一些好的作品,其实都是这些搅局者成就出来的。当时我们坐车去拍一个场景,然后路过有一座天桥底下,看到窗外有一束光斜斜的射过来,也许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很常见的一个东西,但是当时我是真的很惊喜,在想如果让女主角在那道光里是什么样子,所以马上就让大家调头回去,才有了这组镜头。 类似的还有拍摄体育场时候,都是利用了现场的光影去增强戏剧性。 很多人也会经常问我说,如果我不去解释这些画面的意义,其实很多人是看不懂的,但是我觉得这个并没有什么影响,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你一定要能够先过了自己这关,才有资格拿出去,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有仪式感的拍摄,甚至拍摄时候也会听着古典乐带着情绪去创作,因为只有当你想赋予作品更深的意义和思考的时候,它才会有生命,而我希望我的作品是能够带给大家思考和“找茬”的。总制片:林建超总导演:施翌伟总编导:魏秀文 执行导演:翁嘉鸿/冯雅琳/郭梅杰/万盛编导:陈曦/义翔/馒头剪辑:Vison/买买/李新晨出品单位:福建省委政法委/福建法治报

  • TVC广告圈:只会三点布光的摄影师,早该淘汰了?

    点击图片了解课程如果现在有一个TVC广告拍摄的机会放在你面前,你有接住这个项目的底气吗?在参加了《影视摄影&灯光实战进阶课》(后简称“摄影灯光课”)后,大家的回答是肯定的。课程花絮学员们在摄影灯光课上熟悉了整个TVC广告的制作流程,知道了哪些环节是需要重点考虑的。比如筹备阶段的现场准备,拍摄阶段与剧组成员的协调调度等等。以后再遇到这类规格的项目,心中会更有底气了。摄影是光影的艺术,但实际拍摄中光线的处理却成为摄影师们棘手的难题。摄影灯光课就通过循序渐进的灯光知识,帮大家理清了布光的逻辑。老师灯光教学前期老师会通过实例讲解、学员试错、现场演示来更直观展现不同环境下不同布光方式,后期作品实操则是一个巩固和提升的过程。下面就到了本期学员作品的展示环节。01手表广告这组学员拍摄的是EOEO女士腕表,借用产品本身双轨道滚珠的设计特点,本片核心的概念就是平行宇宙猜想,两个相同的个体在不同时空中有着不一样的轨迹。学员作品截图为了体现时间感,导演班同学的想法是把人作为刻度,倒映在月球上的演员和表盘上的时间刻度相重叠。影片整体风格华丽科幻,月球、星空让人感到宇宙的深邃和时间的永恒。学员作品截图作为摄影师来说,想要把导演天马行空的想法落地并不容易,好在导演班同学提供了细致的分镜手稿。学员分镜摄影班同学在和导演班同学沟通后,就要通过各种摄影手段把当初设计好的分镜做到真正复原。这其中必然也会遇到难点,举一个拍摄中的例子。有一个场景是一条很长的全景镜头,演员从一头走到另外一头,代表着人物从宇宙时空的分裂中走来。为了符合影片影调,同学们把地面喷成了雾霾蓝。至于如何展现这个场景的纵深和空间感成了问题。学员作品截图同学们集思广益,最终靠着两条灯带和用剪刀车架出的高机位,通过俯拍实现了这个全景镜头,为此大家也感到了满满的成就感。学员拍摄花絮影片最终成片的效果能如此梦幻,和美术道具也有很大关系。一开始同学们是想用投影仪实现月球的效果,可是问题是投影的亮度不够。学员拍摄花絮后来,导演老师通过资源协调,悄悄帮学员们拿来了实体发光的月球。摄影老师也通过朋友,帮学员借来了高流明的投影仪,实现了璀璨的星空场景。面对老师这些默默的支持,学员都表示很感动。学员拍摄花絮02手表广告学员作品片段这一组学员拍摄的产品和前面那组一样,都是EOEO手表,但导演选取了该手表另一个特点就是无镜面设计,而磁力驱动的黑科技可以用触觉读时间。所以影片的核心就围绕着“触觉”。学员作品截图影片讲了一个都市女孩在梦里感知到时间的故事。整部影片带有很强的性感迷幻风,在概念化的场景内,交融现实和梦境,展现了手表极致的触感。其中有一个女孩和鱼缸接触的镜头,导演同学和摄影同学沟通时,导演希望实现一个偏复古港风的色调。学员作品截图摄影同学尝试了红蓝、黄蓝的光线,但感觉都感觉有种小视频的廉价感。最后老师建议大家选用红绿的颜色搭配,通过找鱼缸的各种反射折角,把这个镜头拍得既高级又好看。学员作品截图03音响广告学员作品片段这组同学拍摄的产品是小度音响,通过带有神转折的三个短剧情片,展现小度音响这个产品不常规的使用方法。影片以现代居家的场景为主,带着“狗头”面罩的男主角也突出了广告的趣味性。三段故事的场景分为夜景、日景、夜景,为了节省拍摄时间成本,影片选择在一个实景棚内完成。我们也把完整的拍摄过程,通过延时摄影做了一个记录。而同一个场景的日夜转化,在此前的摄影课上,老师就为大家做过实景演示。为了加深大家的印象,老师的教学方法是,先让同学们布光试错,再由老师改正。当时学员们都觉得这应该很复杂,比如如何控制光比、如何去调整光线的软硬程度。实际上在后来的老师演示中,老师只改了灯的位置和功率,在几分钟之内,就实现了日转夜的效果。老师实景演示通过广告片的实操能更好让大家消化课上学到的内容,在该片中,两个夜景体现的氛围感也不同,比如第一个场景就要体现出双方暧昧的情绪。学员作品截图为了把暧昧的氛围做足,学员们在置景时,在现场放置了很多星星灯和蜡烛;在拍摄时,用了老师推荐的黑魔法滤镜片,去除了画面中过于锐利的部分,更好地记录了微光中的暗部细节。学员拍摄花絮04耳机广告最后这组学员的作品是耳机广告,影片讲述了盲人芭蕾舞女孩通过耳机中的音乐,即使看不见色彩却能用声音再次感知这个世界,重新回到了舞台。整个影片在女孩独处的时候影调灰暗、单调,但当女孩重新在舞台上起舞时,整个画面就明亮了起来,象征着女孩得到了新生。对于摄影同学来说,两个场景的转换,过渡这一块是比较困难的,好在老师的帮助下,完成了拍摄。在拍摄女孩起舞时,采用了高流明的投影从女主正后方投射的方式,拍摄出了五彩斑斓的梦境感。学员作品截图关于舞蹈的运镜,学员开始选用的是滑轨,但是老师建议用手持拍摄,增加镜头的呼吸感,出来的效果代入感更加强。学员也表示这次收获最大的一点就是灯光和运镜的小技巧。学员拍摄花絮本期学员作品分析就到这里了,借用学生作品《触》中的一句旁白“活鱼逆流而上,死鱼随波逐流”。想要成为一流的摄影师,就需要不断提升自己在摄影灯光方向上的专业技能。学员拍摄花絮而摄影灯光课就是想拉高大家的层次,拓宽大家的视野。大家可以全程使用顶尖设备,和专业剧组团队合作,接触完整的TVC拍摄流程。以后再有机会接触到此类规格的广告时,也可以拿作品说话,毕竟机会总是留给做好准备的人的。

  • MPC公司最新广告 携手女神吉娜的史诗级CG制作

    Directed by MPC’s Barry Greaves and Nikola Stefanović, we were excited to partner up with production company Animal Factory and agency Heaven & Hell to create an epic, CG film for cosmetic brand Frangi. 由MPC的Barry Greaves和Nikola Stefanović执导,我们很高兴能与制片公司Animal Factory和代理商Heaven&Hell合作,为化妆品品牌Frangi制作一部史诗级的CG电影。The film follows celebrated pianist Gina Alice as it takes viewers on a journey into a fantasy world of a mysterious marble palace.影片讲述了著名钢琴家吉娜·爱丽丝带领观众进入一个神秘大理石宫殿的幻想世界。The whole environment was created in CG. We began this journey with extensive research and gathered references for the architecture, textures, landscape, mood and tone. This gave our concept artists a solid foundation from which to establish what this new world would look like.整个环境是用CG创建的。我们从收集建筑、纹理、景观、情绪和色调的参考资料开始,我们的设计师以此为基础去设计这个新世界的样子。The pre-production planning was a crucial part of the process as Barry explains: “Planning is so important for something of this scale. Essentially, we are creating a new world; we must understand where Gina is walking, what she should be looking at and what the lighting setup for each shot should be. After the concept and design of the palace, the whole set was built in CG in order to give accurate measurements to the production team to build an environment in which to shoot.” 正如Barry所解释的那样,前期的计划是整个过程的关键部分:“对于这种规模的制作来说,计划非常重要。基本上,我们需要打造一个三维的世界;拍摄时我们必须了解吉娜走在哪里,她应该看什么,以及每个镜头的灯光设置应该是什么。在宫殿的概念和设计完成后,我们进行了全三维的预演,给制作团队提供精确的测量数据,去营造一个可以拍摄的环境。A great amount of trust and collaboration is important for a project that involves a world that has never been seen before, and we were fortunate to work with great partners in Animal Factory and Heaven and Hell. Barry added, “It was great to have the full support of both the agency and the client. Having partners who were invested fully in the process and believed in our vision for the film really helps the final result.”全三维的制作,需要与客户之间有大量的信任和合作。我们很幸运能与Animal Factory的Heaven&Hell 伙伴们合作。Barry 补充道:“能得到代理商和客户的全力支持真是太好了。合作伙伴在拍摄过程中相信我们对电影的设想,这对最终的结果确实有帮助。”Co-director Nikola added, “We’ve worked on a lot of beauty products, so it was a thrill to be given a platform to explore more storytelling with an emotional component. We focused a lot on framing and camera movement, keeping the film grounded and realistic, but still engaging. We sought to create a feeling of grandiosity and mystery with an almost spiritual atmosphere, while still keeping our heroine as a central point of the narrative”.联合导演 Nikola 补充道,“我们做过很多美妆产品,所以能有一个平台来探索更多带有情感成分的故事,真是令人兴奋。我们把重点放在了取景和相机的移动上,使影片既真实又真实,但仍然引人入胜。我们试图创造一种宏大和神秘的感觉,同时保持我们的女主人公作为故事的中心点”We were delighted to play such a pivotal role in the launch of Frangi as a new product and brand, and are excited to hear how the campaign has boosted the brand’s profile in such a short period of time. 我们很高兴能在Frangi作为一个新产品和新品牌的发布中发挥如此关键的作用,并且很高兴听到这一活动如何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提升了该品牌的知名度 。Credits:Production Company: Animal Factory FilmsExecutive Producer: Paddy XuProduction Manager: Kevin Liu, Andy LiuDOP: Chao LiuAgency: Heaven & HellAgency Producer: Jeff LinAgency Creative Team: Danny Li, Jin Sihan, Link Li, Una Gao, Echo Cao. Directors - MPC: Nikola Stefanovic & Barry GreavesVFX supervisor: Kosta Lagis & Paolo GnoniExecutive Producer : Chingwen HuangLine Producer:Pooja PandyaEditor: Matt OsbourneColorist: Nikola StefanovicCG VFX Team: Aram Hakze, Anton Zheltiakov, Paolo Gnoni, ZhangYao, Voach Wang, Cherish Zhou, Cathy XiCompositors : Zhongyan Dai, Marielle Santens, Ginesh Gandhi, Benjamin Zhu, Jack Chen, Allegra David, Tingting SuSound Studio: Sonic Tree

  • ABOUT OUR COLORIST- NICOLA GASPARRI

    Some of you will know that we don’t just have one colorist named Nicola, but two.Nicola Gasparri joined us last November, so with almost a year of experience in China under his belt we thought we it was a perfect time to get to know him more.有一些朋友知道我们不仅有一位名叫Nicola的调色师,而是两位。Nicola Gasparri于去年11月份加入,将近在中国一年的时间,我们也感觉是时候来让大家了解他更多。Nicola Gasparri comes from Florence, Italy. With over 8 years of experience as a colorist, he brings a wealth of knowledge along with European flare. Nicola Gasparri 来自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拥有超8年的的调色经验,与他随之而来的还有他的欧洲色彩。Since working his way up to becoming a colorist, he has worked in several foreign markets, and also Taiwan. This has allowed him opportunities soak up unique cultures and styles and gain a great understanding of foreign markets and their unique demands. 在稳步上升成为成熟调色师的道路上,他在许多异国市场停留,还有台湾。这也使他吸收了当地的文化和不同风格,开拓了他的作品的丰富多元行性,也让他更加了解独特的亚洲市场需求。"I met a lot of great people here since I joined MPC. Had the chance to work with talented directors, creative agencies, experienced production houses. I'm absolutely looking forward to doing more exciting projects with more great people here!"“自加入MPC之后我遇到很多非常优秀的人。有幸与非常有才的导演,富有创意的代理商,成熟有经验的制作公司合作。非常期待之后与更多优秀的人做更多好项目!” —— Says NicolaWe sat down with Nicola to find out what he's like away from the grading suite. 我们也邀请Nicola坐下来聊聊他在调色房以外是什么样的。Q:How do you keep your creative juices flowing at home and the office?你如何在家以及工作中保持创意灵感?:AI’m massively into photography. I take one of my 5 cameras out every weekend and love to shoot with film. I mainly concentrate on shooting the architecture in Shanghai after scouting different locations to make sure I come back at the right light and I don’t waste my 4*5 film, as it’s expensive.我对摄影有极大的兴趣。每周末我都会带上我5台相机中的一台,出去拍摄。主要集中在上海的建筑物,通常都会去一个地点好几次来确保在对的光下拍摄,因为我也不想浪费我的4*5胶卷,还挺贵的。Q:Name one thing about you that people may not know?告诉我们一个关于你不为人所知的信息? :AI am heavily into motor sport. In Italy I used to race motor bikes and take cars around the track. I love extreme sports, especially snowboarding and surfing. One time I was surfing out at sea in New Zealand and someone shouted “shark!” As I turned I saw the fin and paddled as fast as I could back to shore. That dreadful moment of not knowing if the shark was coming towards me or if it was even close. I had tunnel vision as my heart was pounding to reach the shore.我对极限摩托运动很着迷。很喜欢极限运动,特别是滑雪和冲浪。有一次我在新西兰冲浪的时候,有人大喊一声“鲨鱼!”,我转头看到露出水面的鱼鳍,接着开始疯狂的滑水向岸边。那不知道鲨鱼离我多远,是否朝我游来的未知恐惧感,让我当下产生了走马灯时刻。Q:What’s the best advice you’ve ever received?收到过最好的建议? :AThe best advice I have been given was to be more positive. Being positive can influence so much and I’m a big believer that good things can happen if you are positive.收到过最好的建议应该是保持积极的态度。积极的态度可以影响很多,我是一个完全的积极主义忠实拥护者。Q:What is the difference working here in Shanghai compared to previous markets?在上海工作对你来说与之前工作的地方不同在哪里?:AHere the amount of time I get on a project is usually higher than I'm used to, which results in the final product being of a higher standard. Working for a company like MPC has given me the opportunity to experience the behind the scenes of CG / animated commercials and work with many incredible artists. And also the fact we can do remote grading in real time allows me to collaborate with international clients very easily. 在这里每个项目给予我工作的时间相对更长,这也可以让每个项目有更好的最终质量。在MPC这样的公司工作也让我有机会了解更多三维/动画作品背后的故事,也有机会与更多卓越的能人工作。以及MPC的实时远程调色系统也能让我有更多的机会也更容易与其他国家的客户进行合作。Isn’t our Nicola a passionate, bright, charming young man? Now let’s also take a look of his showreel!咱们这位Nicola是不是很热情,阳光,有魅力的伙子呢?

  • iPhone12发布!你离

    14日凌晨,Apple发布会如期而至,iPhone12的四款全新手机型号出炉。不知道各位看官发现没有,这一代iPhone除了对5G的支持和相机能力的提升以外,还有一大亮点。“HDR、杜比视界、10bit视频拍摄、XDR Display”对于普通用户而言,这些高大上的概念,可能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但如果你身处影视制作行业,不知道是否意识到,这些新技术在iPhone上的普及。或许将为整个行业,带来一场颠覆性的变革…HDR第一次离普通观众这么近全新的iPhone 12 Pro支持10bit HDR视频的拍摄,并且从拍摄到剪辑全面支持杜比视界。按照官方的原话:“iPhone 12 Pro的HDR制作能力之强,让许多电影摄影机都羡慕”果真如此吗?HDR的全称是High-Dynamic Range,简称HDR,中文直译就是高动态范围的意思。HDR视频的动态范围更大,黑位更深,白点更亮,色域也更宽,更接近还原我们人眼真实看到的世界。为了规范市场和信号传输,目前市面上确立了三种最常见的HDR标准:HDR10/HDR10+、HLG和杜比视界(Dolby Vision)。而这其中杜比视界无疑是近年风头最劲的佼佼者。从各项参数的理论值和最终画面的细节和表现力上来看,以HDR10+和杜比视界为例,杜比视界确实把对手远远甩在了身后,它的色彩位深度最高可以支持12bit,理论峰值亮度最高支持10000nit的显示器/监视器,目前母带支持最高4000nit,支持到帧为单位的元数据信息,有着绝对的技术优势。可以说杜比视界是要求最严苛,视觉体验最棒的HDR标准。现在从国际到国内的视频流媒体品牌和视频门户网站,国际的网飞(Netflix),本土品牌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杜比视界频道,都在积极的推动HDR影片内容。到播放端,观众的观看设备,需要支持HDR的各种标准,才能正确还原出HDR视频的视觉感受。直白的说,你得买得起HDR的屏幕,才能看到正经的HDR影片。目前绝大多数支持HDR的设备,都主要集中在各大电视/手机品牌的旗舰高端产品。并且以HLG和HDR10居多,而对于视觉效果最好的杜比视界,由于它的认证更加严格,对屏幕要求质量更高,产品也就更少一些。(经过杜比视界认证的小米大师电视,售价49999人民币)也就是说,尽管内容服务商在努力推广HDR技术,设备厂商也在积极宣传自己的HDR屏幕,但碍于多方面的原因,HDR一直没有特别广泛的在市场上获得用户的关注。绝大多数普通观众在日常观影中,也很难感受到这项新技术带来的震撼的视觉体验。而伴随着iPhone 12 Pro对于杜比视界的全方位支持,很有可能将这个局面彻底颠覆。这里就不得不提到,iPhone的这块Pro Display XDR显示屏。HDR屏幕的真正普及从iPhone 11 Pro开始,Apple就推出了全新的超视网膜 XDR 显示屏,今年的12Pro同样采用了这款屏幕。iPhone 12 Pro的XDR屏幕主要有两个重要的特性,一是高动态范围,这使屏幕可以清晰显示深黑和亮白的区域,同时保留各区域之间的微妙层次差异。二是采用OLED面板,OLED面板相对于传统的LCD面板可以实现更加极致的对比度,iPhone 12 Pro上的这块屏幕的对比度更是达到了2000000:1,实际上这个数字比Pro Display XDR还高一倍。再加上峰值1200nit,典型800nit的亮度,这已经非常接近于工业级HDR母板制作要求的1000nit了,同时也满足了杜比视界的观看标准。iPhone的这款Pro Display XDR屏幕,则迅速缩小了专业级屏幕与民用级屏幕的差距,在数据传输条件理想的情况下,让每一个普通用户,完全能在手机上重现影像母版级别的画面素质,反过来说,对于创作团队来,也免去了自己作品经过网络传输之后消费显示端显示效果大幅下滑的困扰。 Sony BVM-HX310 HDR监视器 iPhone 12 Pro屏幕今天iPhone 12 的推出,必将进一步影响移动端和家庭娱乐产品的行业生态,或许凭借这一己之力,通过一项最先进,最前卫的HDR技术,会彻底改变普罗大众的观看习惯,无论如何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会是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和事件。影视从业者面临新的机会和挑战未来HDR影像在普通用户中的极大普及,必将反向催生HDR内容制作的需求。这和我们每一个从业者的未来是息息相关的。在今天,如果你想要完成一段完整的HDR影片制作,需要那些流程呢?专业级HDR影片的生产,涉及到摄影机设备、素材质量控制、后期流程,监看设备,播放终端等多个环节的共同配合,标准严格,流程复杂,造价不菲。只有少数后期制作机构才有官方认证的杜比视界制作能力比如,通常我们要求,满足HDR视频制作的素材位深度要达到10bit以上,并且使用log或者RAW格式拍摄(这也是为什么iPhone 12 Pro需要将视频拍摄质量,提升到10bit的原因)在后期制作时,ITU.2100标准下,HDR监看设备必须满足最低亮度为1000nit,Rec.2020色域。满足这个标准的监视器也往往价格不菲(比如索尼X300,佳能DP-V2420,价格都在六位数)。我们以一个最精简的HLG制作流程为例你可以直接使用索尼的摄影机,选用HLG模式拍摄,然后放到有HDR监视器的监看环境中,在剪辑软件里设置好必要的色域、Gamma等参数标准,剪辑完成后做一些简单的色彩校正,然后直接输出,最后我们再拿到支持HLG的显示端审核,质量检查,最终交付。而如果你选择的是杜比视界标准的话,如果要生产出高品质的HDR影像产品,这个流程要远远复杂的多。所以,虽然按照官方的宣传,iPhone 12 Pro可以将杜比视界的拍摄、剪辑、播放流程集合在一起。既充当摄影机,又充当监视器,实时拍摄监看最高 60 fps 的 4K 杜比视界视频,然后直接在手机上进行剪辑,甚至在后面还会允许用户在Mac上用 Final Cut Pro剪辑杜比视界视频素材。不过小编认为对于普通用户来讲,更多的还是体验一把HDR视频制作的乐趣,玩票意义更大一些,就好比现在摄影和后期器材如此普及的今天,也不是谁都随随便便就能生产出电影级别的影像。 专业的HDR内容制作,仍然是每一个影视制作从业者面临的挑战。比如,需要摄影师提前规划好拍摄的格式,高动态范围带来的光影变化,得以他们发挥出更丰富的视觉想象力。也需要调色师的介入,对每一个镜头进行独立的调整,并且这些调整并不是纯粹的技术转换,更是带有全新视觉体验的艺术创作,而且从SDR过度到HDR,绝非简单的提亮和提高对比/饱和,这其中视觉体验和观看美学的革新都需要每一位调色师去学习和适应,才能为观众提供更好观看体验的影像。是的,HDR带来的并不只是简单的动态范围、对比度,色域的提升这么简单,技术的发展往往也推动了艺术的变革,甚至是全新视听语言的出现。导演、摄影师、调色师这些角色在去制作HDR影片时,也有了更多的艺术创作空间,这就是另一个话题了。唯一可以预见的就是,在未来,HDR影片内容需求将会指数级增长,HDR影片制作也将是所有影视从业者都将面临的一项硬门槛。新的技术、艺术、流程、理念…都将到来,机会和挑战都在眼前,就看你我了。(End)

  • 《姜子牙》破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1600人耗时4年,它值得

    今年的十一国庆档,有着特别的意义。春节档的电影来到国庆档,把没有过的“年”补上了。其中有一部电影,截止今日下午5点,首日票房破3亿,刷新了《哪吒之魔童降世》保持的1.44亿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这个消息甚至上了微博热搜第一位。没错,这就是许多人期盼已久的中国神话系列的第二部—《姜子牙》V姐去年就曾和程腾导演面对面聊了聊,从程导那里了解到很多关于《姜子牙》的创作幕后。时隔大半年,终于能在影院看完全片后,和大家一起分享有关《姜子牙》的故事。为什么选择姜子牙作为主人公?姜子牙和哪吒、大圣有什么不同之处?电影姜子牙是如何制作的?答案都在这里。01一个关于信仰的故事影片一开始,一段极其精彩的二维动画为我们铺开了封神之战的宏大画卷。商纣王朝,狐妖乱世,民不聊生。昆仑弟子姜子牙,率领众神,合力作战,终于逼退狐妖。原本以为只要打败狐妖就可以唤回世间安宁,然而封神大战已经结束,世间却变得更加残破荒凉。“封神之战”背后似乎还有着更大的阴谋,而为了探求真相,姜子牙放弃成神,被发配到苦寒之地——北海古战场,只有神兽四不像,和姜子牙的崇拜者申公豹追随他。从神界堕入人间后,姜子牙也不再是从前那个法力高强、一呼百应的昆仑大弟子,变成了终日钓鱼,衣衫褴褛的凡人。往事都已成过眼云烟。他十分迷茫,他究竟应该相信师尊的话语,还是相信自己?而在姜子牙浑浑噩噩的时候,他遇到了有着狐耳的少女——小九,故事也就此展开。电影《姜子牙》,和我们想象中的姜子牙不太一样。电影并不是简单地将《封神演义》中姜子牙的故事再讲一遍,而是把故事安排在了封神大战之后,打破我们对姜子牙的固有印象。他不再是封神大战中那个高高在上的神明,而是变成了会迷茫、会颓废的凡人。“堕入凡间的神”,这个设定让人想起了同样具有反叛精神的孙大圣和哪吒。但其实在程腾导演来看,姜子牙和他们并不相同。大圣和哪吒是理想化的英雄,他们是天选之子,天生神力。但姜子牙更接近我们普通人,程腾导演说,这个故事其实描写的是姜子牙人到中年而认知失调的一系列哲学转变。在影片中,姜子牙一直以拯救苍生为己愿。但一步步接近真相的过程中,他也面临了一个非常经典的问题——电车难题,是牺牲一人换取更多人的生命,还是尽自己所能救下眼前之人。一边是自己一直景仰的师尊,一边是无辜的少女小九。孰是孰非?他经历了一段非常迷茫的时期,对于他来说反抗过去的信仰是非常困难的。而电影在最后给出了答案——“要做自己的神”。程腾导演在采访中也说道:我们想描写的姜子牙,不是一个理想化的英雄。开篇的姜子牙一切都是完美的,拯救苍生。影片很快我们会让他犯一个“错误”,然后会讨论他所做的是不是错误。一下子从神变成人,他会经历艰难的探索,最终迈出超越凡人的那一步,成为真正的英雄,这个过程是很打动人的,会特别有力量。从神到人,再从人转变为神。对于姜子牙来说,相信自己,做自己的神。这是重塑自己信仰的一个过程。 02一次拼尽全力的挑战观众能在《姜子牙》中找到与自己共鸣的地方,其实导演以及主创团队也不例外。2007年,程腾考入中国传媒大学数字与媒体艺术学院,但一开始选择中传动画专业,其实只是为了追求女朋友。在学校,他和主创之一的李夏结识,并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两人一起创作了《红领巾侠》,短片讲述了在幻想中学生和老师斗智斗勇的故事,酣畅淋漓的打斗非常精彩,并且意想不到的收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程腾和李夏那时中国的动画市场整体以低龄向为主,这部短片的横空出世让人看到国产动画的未来,从那时起二人就崭露头角。《红领巾侠》但是毕业之后,就要面临期待与现实的差异。从2007年到2011年程腾毕业,中国动画市场并没有多大的进步。程腾想做商业动画电影,可和几家公司聊过后对市场大感失望的他,决定前往美国南加州大学留学。而李夏在国内待了两年后,也考入美国南加州大学。两人同在电影艺术学院学习,这是该所大学最出名的学院,在全美排名第一。在这里,程腾制作的《天外有天》获得了第41届学生奥斯卡动画部门银奖,这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中国人。《天外有天》因其卓越的天赋,他收到来自梦工厂的邀请,获得在梦工厂与一众一线动画导演合作的机会。2015年,彩条屋成立。成立之初,彩条屋一直在搜寻国内有才华的导演,当时的总裁易巧看到程腾《天外有天》的片子,注意到了这个有才华的年轻人。这个故事虽然以“姜太公钓鱼”的故事为引,但其内核却是现代精神的体现。如何讲述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时加入创新的点,但又不失中国韵味。这,是一个难题。《姜子牙》一开始并没有剧本,只是一个基本的idea。之前大众普遍对国内动画存在误区,认为国内动画市场题材以儿童向,合家欢为主。但令程腾意外的是,中国动画也可以做出吸引像他这样年龄层的作品。于是程腾邀请李夏一起回国,认识了十几年的两人再次在《姜子牙》里合作。而李夏的朋友——王昕也被这个项目吸引了。他在暴雪工作了14年,参与开发了《魔兽世界》、《守望先锋》等耳熟能详的游戏。在暴雪他做到了角色总监以及项目艺术总监的位置,这可以说是华人的最高成就。但王昕不满足于此,他想要改变自我。我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因为不自信,因为想变得更强更好;我一直努力改变自己,因为我相信改变世界要从改变自己开始。——王昕起初他对国内的项目忧心忡忡,但程夏二人对这个项目的介绍让他看到了国内动画市场的前景。王昕毅然离开暴雪,放弃了高薪,吻别妻女,踏上了回国的旅途。同样一起参与《姜子牙》的,还有一位中国动画大佬——李炜。他是程腾的本科指导老师,曾担任动画《宝莲灯》主力原画,《大鱼海棠》执行导演,《魁拔》原画指导,从业已有28年。一个动画电影项目的运作动辄就要耗时三年,这需要极强的精神耐力以及良好的分工协作。而在国外学习工作过的程腾、李夏和王昕,以及拥有丰富经验的李炜,他们在《姜子牙》碰撞出了不一样的火花。四个人非常互补。程腾负责全局大方向的介入;美术由经验丰富的王昕主导;李炜做大的艺术把控,比如风格、质感等;李夏帮助程腾一起做故事的构成。在程腾看来,整个项目制作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平衡”。一半满足观众想象中的、固有认知的姜子牙的同时,加入能让观众共情的点,让故事更有人情味,让观众更能代入自己。故事筹备了1年的时间,而比起语言,程腾更希望通过画面讲故事。因此我们能看到片中非常精美绝伦的视觉效果。而为了这些画面,程腾和主创团队一遍遍翻阅古书,一遍遍地设计、磨合。纹样灵感来源于《山海经》拿片头的二维动画举例,尽管《姜子牙》是三维动画,但李炜说二维段落是立项以后,发誓一定要做的部分。因为这是不一样的“姜子牙”,不一样的二维动画。唯有美的东西、国风的东西,才会让观众疯狂。整个二维段落所追求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像敦煌壁画一样的美术风格,细节特别多,哪怕是观众难以注意到的部分也要精益求精。为了实现这一个设想,李炜找到了《大鱼海棠》的导演张春,而张春看到分镜说的第一句话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他还是接下了二维美术导演的活。而《魁拔》原画、《姜子牙》二维导演裴斐第一次看到分镜的时候,就说道:得4倍-8倍以上的工作量,才有可能实现想要的效果。二维部分的第一个镜头,是一个在海浪上,画面往上横摇的镜头,裴斐其实是速度很快、实力很强的顶尖原画师,但在处理这部分内容时,一到两天时间才能够画完一帧。而三维动画部分的难度,更是令制作团队反馈“在职业生涯里,从没有遇到这种难度级别的视效镜头”。有很多镜头,直到交片前的那一刻还在反复迭代与修改。用王昕导演的话来说,《姜子牙》的视效特点,在于用很刻板的电脑三维系统,去做出一个抽象的、有东方韵味和意境的视觉画面。角色设计上,姜子牙迭代123版,小九迭代255版,四不相迭代81版,申公豹迭代87版,九尾迭代69版。其中九尾的工作量之大难以想象。九根尾巴都要有独立的动态系统,是九倍的工作量。整部电影的参与者多达上千人,时间跨度有四年之久。可所有人想着的,都是让《姜子牙》更完美。三维艺术组长尤嘉曾说:“片子最后的最后,所有人都在问我能不能帮忙做点这个,我还能不能帮忙做点那个。” 03一种关于国产动画的信仰 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到现在的《姜子牙》,喜爱动画的不再只有孩子,动画制作水准也再不断提高,越来越多优秀的作品出现,这都是我们乐于见到的现象。但也有人会问:我们只有神话没有原创吗?什么时候我们才能达到好莱坞一样的水准?一众国产动画齐发博支持《姜子牙》程腾认为,使用已有的神话IP既有限制,也有优势。优势是观众本身对故事有自己的理解,不用花太花力气帮观众去相信这个世界观架构。重点在于如何做到不完全颠覆又有创新?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很有潜力,但是缺乏新兴文化媒体的传播与包装,日本的武士文化是他们的传统文化,或者美国的牛仔文化,但是他们都把自己的特色文化包装的很好。中国也会越来越好,但依旧有很多可开发空间。像武侠、修仙这些可开发值、魅力值都更高,但现在开发的只是冰山一角。但首先最重要的,是平衡,艺术和市场的平衡,这也是程腾的口头禅。每个动画人都有一个原创的梦,但首先要做观众愿意看的东西。作为创作者来说肯定有个人表达,但要找到自己想表达的共情的东西和市场接轨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平衡点。而中国动画未来发展的关键,除了题材上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人才以及制作工业化。好莱坞的一个项目动辄需要好几千人参与。而最大的难点就是如何让几千个不同文化的人,相对舒适地在同一个环境下开会、做决策。他们的目标群体是全球市场,需要通过几千个人的协作做出卖给几千万人的产品。于是在制作《姜子牙》的时候,团队采用的协作方式是“倒金字塔”和“螺旋式”迭代,导演处于“服务”的底层,从中负责大方向的把控,协调各个部门工作。“国产动画需要一个优化的空间,中国不缺好的艺术家和创作者,缺乏好的协作方法。”这是程腾对于中国动画的担忧。从程腾的言语中我们也能看到中国动画人的野心以及面临的困境。都想要创作一部好的作品,然而这需要优秀的故事、艺术与市场的平衡、合理高效的制作流程……这一环扣一环缺一不可。然而对于2000年以后才真正发展起来国内动画电影产业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中国动画电影产业很难因为一部电影的火爆、部分资本的入局就彻底改变。而且动画电影产出作品速度慢、投资周期长,因此导致投资风险高、人才断层、加之有国外作品的冲击,低幼粗糙作品一度非常泛滥。但只有高质量的作品才能吸引更多的观众,有了更多的观众形成市场导向才能吸引更多的资本,有了资本才能让制作专业化、流程化。正如程导所言,艺术和市场的平衡是非常重要的,艺术表达是建立在市场需求之上的。《姜子牙》是中国神话系列的第二部,那未来是否有第三部、第四部?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只能交给时间。电影最后的一个彩蛋,是《大圣归来》田晓鹏的新作《深海》。中国动画未来,会慢慢出现更多优秀的作品。而现在,我们可以购买一张电影票,为中国动画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愿中国动画不再是一个人的破釜沉舟,而是一群人的执着探索。”

  • NIKE Esport 电竞 - Camp Next Level 终极训练营

    MPC teamed up with Wieden+Kennedy Shanghai, production company The Loft Films and director Adam Lau to produce the epic new campaign for Nike Esports.MPC与Wieden+Kennedy Shanghai、制作公司The Loft和导演刘亚当合作,为Nike电子竞技制作了史诗级的新片。Esports is a growing phenomenon. With the League of Legends World Championships taking place in Shanghai later in 2020, Nike’s new campaign may seem paradoxical, but the hilarious 90sec film explores how physical and mental training can give gamers a true competitive edge.电子竞技正在逐渐成为现象级。伴随着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将于2020年晚些时候在上海举行,耐克的新片看起来或许有点似是而非,但这部90秒的搞笑影片探讨了通过身体和心理训练,如何能让玩家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电子竞技是新闻以及生意的热点。伴随着传奇联盟锦标赛将于2020年晚些时候在上海举行,耐克的新片看起来像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合作伙伴关系,但这部90秒的搞笑影片探讨了通过身体和心理训练,如何能让玩家获得真正的竞争优势。With the project having a short VFX schedule MPC worked closely with W+K and director Adam from initial concept stage to try and help develop ideas and understand what VFX solutions were possible. The testing process allowed us to understand the demands and ensure enough time was given to each key VFX sequence including the CG building exterior, explosions, fireballs, punching bag, Rubik's cube and laser gun.由于项目的特效时间很短,MPC从最初的概念设计开始就与W+K以及导演Adam密切合作,确保后期特效方案的可行性。测试过程使我们能够理解需求,并确保每组关键特效镜头都有足够的时间。包括三维建筑外部、爆炸、火球、打孔袋、魔方和激光枪的后期制作。The shoot was a monumental feat, taking up 5 studios and a car park with production company The Loft Films building some fantastic sets to reduce the burden for the VFX team on a short schedule.拍摄绝对是大制作,占用了五个棚以及一个停车场,制作公司The Loft Films以及美术打造了一些奇妙的场景,以减轻特效团队在短时间内的负担。Our creative director and project supervisor Barry Greaves explains: 创意总监Barry解释道:Creative DirectorProject SupervisorBarry Greaves"I really enjoyed working with Adam, team W+K and The Loft Films, the open relationship we have with the team keeps communication both clear and direct which is great when presented with a project like this. We sat down with the team weeks before shooting to hear their ideas. It's aways a welcome challenge to be left to develop their ideas or make our own suggestions. With extensive testing and planning prior to the shoot we were able to align outselves with director's, agency's and client's vision and proved to be an extremely efficient and collaborative process."“我非常享受和导演、W+K创意团队以及The Loft Films的合作,我们之间的清晰和直接的沟通,保证了项目的执行。我们在拍摄前几周就一起探讨大家的想法。帮助发展他们的想法或提出我们自己的建议总是一个受欢迎的挑战。通过在拍摄前的测试和规划,我们能够与导演、代理商和客户的愿景保持一致,这是一个非常高效和协作的过程。Our CG supervisor Paolo Gnoni describes some of the challenges we faced:我们的CG主管Paolo Gnoni描述了我们面临的一些挑战:CG Supervisor Paolo Gnoni"We faced many challenges throughout the project; the most difficult was to create a whole FX sequence for the massive explosion where we didn`t know until the final edit the length or final framing of the shots, by which time we only had two weeks in the schedule. We had to rebuild the whole environment from the dusty ground up to the digital matte-painted mountain scape. The set designs were amazing. The machines in the laser sequence were actually functioning. The detailed sets enabled us to collect data like never before and that was crucial to create realistic CG."“在项目中最困难挑战是创建完整的大规模爆炸特效,等到初剪确认,我们只有两个星期的时间了。我们需要重建整个环境,从尘土飞扬的地面到数码绘图的背景。拍摄的布景令人惊叹,激光序列中的机器实际上在运转。这些详细的数据,对于创建逼真的三维至关重要。Our head of color Nikola Stefanović provided the final vibrant color once all the effects were completed.我们的调色师Nikola Stefanović在提供了充满活力的色彩。CG Supervisor Paolo Gnoni on set.Barry Greaves, DOP Allen Lv, Director Adam Lau, Paolo GnoniBarry GreavesLead Compositor Marielle SantensBarry Greaves, Marielle Santens, Paolo GnoniNike Clients, W+K, The Loft Films, MPC▼WATCH THE FULL VIDEO BELOW 点击观看完整视频:CREDIT LIST:Director: Adam LauProduction Company: The Loft FilmsExecutive Producer: Geok LemDOP: Allen LvOffline Editor: Song YangAgency: Wieden+Kennedy ShanghaiExecutive Creative Director: Ian Toombs, Vivian YongCreative Director: Jeff Fang, Matt MeszarosCopy Writer: Gem XuArt Director: Jing Qui, Josh KingProducer: Raymond LauCreative Director & VFX Supervisor: Barry GreavesCG Supervisor: Paolo GnoniVFX Producer: Chris LiColorist: Nikola StefanovićCG Team: Yao Zhang, Aram Hakze, Cherish Zhou, Cathy Xi, Taylor He, Alexey PetryaevLead Compositor: Marielle SantensCompositing Team: Yao Zhang, Minnie Chen, Chloe Gao, Iman Javaherpour

  • 逆天了!看大二学生做的超写实CG卷尾猴!

    在短片《Fusspot》中,一只超写实的CG猴子学习《美食总动员》中的老鼠瑞米,担任了主厨。这是由一批来自在赫特福德大学才华横溢的大二学生赋予了它生命。短片中,一只CG卷尾猴为主人的约会之夜做努力,在正在制作的晚餐中添油加醋地混入各种食材,最后把晚餐搅得混乱不堪。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个有趣的小短片吧!可以从短片中看出,猴子特别生动写实,而真正令人感到惊讶的是,特效短片中栩栩如生的猴子并不是经验丰富的创意团队的作品,而竟是一群学生的作品!赫特福德大学的数字动画大二学生为了挑战自己,制作了一个以写实3D角色为核心的真人短片。赫特福德大学创建于1952年,是英国女皇亲自批准成立的大学,英国最大的十所学府之一,其动画CG专业英国排名第一。《Fusspot》中有一系列的创意,这些挑战通常是由拥有多年创意专业知识的专业人士才能处理的:复杂的毛发对环境光照的变化做出反应;将CG与真实世界合成在一起;关键帧动画与真实猴子的特质相符。即使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这种写实的作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对于一群大二学生而言,要达到《Fusspot》所见证的水平,可以说是一次巨大的挑战。面对这些挑战,赫特福德大学的学生最终实现了他们的目标。那么,大二学生到底是如何制作出如此写实生动的CG小短片呢?我们采访了《Fusspot》项目负责人Callum McKay,了解了许多关于制作过程以及他们是如何在ftrack Studio的支持下提升了技能。Callum McKay-赫特福德大学的大二学生“ ftrack Studio将每个人的工作以及我们的进度都可视化,并为我们的项目制定可预测的计划。”《Fusspot》的教育意义是什么?在《Fusspot》上的工作让我们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为一个更大的行业项目做出贡献的感觉,并在这个过程中教会了我们创意电影制作的协作要素,还有在团队中表达自己的声音。在长达一年的创作过程中,《Fusspot》对所有参与其中的学生都非常宝贵。在创作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们需要提供和接受反馈,或者将我们的质量边界推得更远。我们还学习了如何在团队中工作,开发强大的协作流程,进而制定并坚持一个精确的时间表,ftrack Studio在这一部分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制作《Fusspot》遇到的主要挑战是什么?《Fusspot》背后的整个创作过程极具挑战性。从技术角度来看,选择制作一个写实的3D动物——尤其是猴子——对大二学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即使是对于视觉特效行业的专业人士来说也是一个的挑战,就像是跨越悬崖峭壁的巨大挑战。另一个困难来自外部:新冠疫情。疫情封锁后合作成为一个更重要的考虑因素,因为我们不能面对面进行会议,必须在家里跟踪进展。尽管如此,我们从导师和行业专家那里得到了非常有价值的指导。每个人都非常努力地工作,寻找新的协作方式。我们从中获得了非常宝贵的经验。一开始是怎么知道ftrack Studio的?《Fusspot》需要模仿真实项目的挑战和协作方式。我们很想知道行业内的专业人士用什么来管理他们的项目,并询问了一些毕业生了解到ftrack,这是我们第一次听说ftrack Studio。我们小组的一名成员有机会在Blue Zoo的暑期实习期间使用了ftrack Studio,他们对那次体验评价非常肯定。而且,我们没有太多的预算,所以当我们发现ftrack Studio为学生提供了相当大的折扣,我们就马上做了决定。在创意项目模块讲座中,我们介绍了我们的《Fusspot》时间表和计划。我们的导师非常支持我们使用ftrack Studio进行项目管理,因为他们很熟悉这个平台。此外,我们可以自己在ftrack Studio中组织一切,而不需要导师过多参与,指导我们完成整个过程。从一开始,ftrack Studio就教会了我们系统地、独立地工作。ftrack Studio在《Fusspot》每日的交付上是如何帮助你们的?ftrack Studio使《Fusspot》的制作变得更加专业,就像我们在做一个真实的工作室项目一样。ftrack Studio的界面让我们的态度也更加认真专业。我们使用了大量ftrack Studio的跟踪功能。我们可以制定一个精确的时间表,看看一切进展如何,每个人在单独的任务上花了多少时间。看到这些信息也有附带的好处:他们不再拖延了!因为可以看到其他团队成员在项目中工作,实时完成的任务!ftrack Studio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当新冠疫情出现时,ftrack Studio还让我们轻松过渡到远程协作。我们很幸运能拥有ftrack Studio,可以跟踪进度和远程通信,而不会中断我们的工作流程。我们不必在项目进行到一半时为了寻找解决方案而惊慌失措!在这段时间内,ftrack Studio的媒体审阅功能是否有帮助到你们?新冠疫情爆发后,我们所有人都待在家里办公了,我们开始大量使用ftrack Studio的审阅功能。ftrack Studio的媒体审阅功能帮助我们更快地审批工作和迭代交付。每个人都可以在ftrack Studio界面中直接查看快照并添加注释。在进入大三之后的项目,你会继续使用ftrack Studio吗?必须的!我们在《Fusspot》上的经验表明,创意项目管理可以轻松实现。此外,由于短期内无法再进行面对面的会议,因此ftrack Studio将仍然是非常重要的远程协作工具。即使我和我的同学不在同一个房间里,ftrack Studio也会可视化每个人的工作和我们的进度,并为我们的项目设定可预测的计划。

1 234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