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陈跃Vincent

新片场联合创始人陈跃,微信vincent7

专访原“漫威”画师Walter A. McDaniel:中国的IP产业正在经历变革,用心做中国本土化IP

原“漫威”画师Walter A. McDaniel的新片场个人地址:http://www.xinpianchang.com/user/photo/ts-last/id-551915

我从没想过能跟参与过蜘蛛侠、金刚狼、X-men 等一众超级英雄创作的画师Walter McDaniel坐在一起聊天,直到有天偶然发现他另一个身份—一位身在中国的创业者,而且正在以漫威、DC、迪士尼都没尝试过的方式做动漫,公司名字是 Black Dragon。得知这个事实的一刹,当然要“约”。

在我跟 Walter 相处的短短一天中,他言谈举止间展现出的都是他的 inner kid,每每说到尽兴处就会跟你来一发 High Five——这么跳脱有趣的摩羯座我还真见得不多。

这是一个中国“漫威”的故事。听我从头道来。

15岁的冒险

Walter 的艺术生涯开启得并不容易,因为在护士妈妈和电力工程师爸爸眼中,学“艺术”多少有些不务正业,不如当个医生或律师靠谱。而且 Walter 家孩子多(他排行老七),父母总是要操心生计的。

不过,Walter 自认为是个“叛逆的人”,认定了的事绝不放弃。15 岁的他为了让父母放心,白天努力学习考出好成绩,课余时间抓紧去特长班学习画画,常常画到很晚。直到他在 19 岁独立承担大学学费后父母才不再抱怨。

在真正拿笔创作动漫人物之前,Walter 从事的都是偏向广告营销及出版之类的事。他 16 岁进入普罗米修斯广告公司实习,后来在 Continuity Comics 这家小公司呆过一段时间。他跟我说,这段经历带来的最大的收获是如何“be a pro”,如何待人接物。做广告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在游说谁,这些经验沉淀到后来就是,故事要讲给谁听,产品为谁做。可以说,在艺术之前,Walter 打下了商业的底子。

19 岁,Walter 终于和漫威相遇了。老板也真是大胆,进来没有太久就让他担当了《Deathlock》的主画师,一画就是八九个月。他坦言,当时对一个孩子来说确实压力山大。

他最喜欢的角色是金刚狼,因为这家伙是一个“真性情的Antihero(反英雄角色),行事风格直截了当,同时又很有坚持,很有创业者的开拓精神”。

为什么是中国?

爱吃意面不必非跑到意大利,想做中国元素的动漫也不必非得飘洋过海来北京,且这里空气又不好,Walter 为什么要来?

其实,本来他来这边是为了忙渠道方面的事,来了之后发现,中国有这么丰富的文化和哲学思想——“这正是讲故事的精髓所在”。这应该不是一个老外的客套话,他认为中国的IP(知识产权)产业正在经历变革,这是一片新疆域。他还以上世纪 80 年代末、90 年代初的日本做了释例,哆啦 A 梦、海贼王这些享誉海外的动漫面孔看起来并不像日本人,但其精神内核是符合日本文化的。又经过深入了解,他还发现,原来日本文化的源头也是根植于中国的,来中国创业就有点追本溯源的意思了。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诞生国际化动漫新品牌的天堂, 中国梦是比美国梦还要大的梦,而且基于互联网本身应该有新的 IP。”因此,Black Dragon 的定位是一家国际化的中国动漫公司本土化的部分会跟V电影新片场进行平台合作

互联网不仅带来了传播的无国界,也孕育了拥抱互联网的新一代文化产业创业者,这也是 Walter 非常看重的。其实国内创业团队不管大小,IP 运作的意识都越来越强,像万万没想到、暴走系列等等都是如此。

这些年 Walter 在世界各地都铺好了渠道,“我为这家中国公司搭好了一个全球舞台”。

《Deadpool》《Deathlock》这两部作品他都是主画师

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懂IP

我们都知道,这个行业的价值在于以优质 IP 运作为核心的产业链,没有“链”也就没有价值。但 Walter 对此也非先知先觉。

差不多 20 年前的样子,美国漫画出版行业如日中天,漫画书是当时最主流的 IP 媒介形态。不少漫威的创作者们都出来开了自己的公司,当时有个同行竟在 1 个月内挣了 1000 万美金,24 岁的 Walter 也已在加州有车有房。

当时漫画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是,DC 以一部《超人之死》完结了超人系列,于是漫迷们争相抢购,除了阅读,很多人还买来收藏。这个漫画就从原先的 2 美元被炒到了 25 美元。大家恍然大悟:如果我 2 美元买本漫画,两周后再以 25 美元卖掉,岂不是比炒股还要挣钱?!

当然,跟所有的泡沫一样,这个 Bubble 也破了——人们没有意识到真正的价值在于那些深入人心的角色,而不是出版物本身。Walter 也是在这时候更深刻认识到 IP 的重要性。1998 年漫威完成破产重组后,在长达 10 年时间里都在兜售旗下漫画角色,后来终不甘心为他人作嫁衣而推出了“漫威电影宇宙计划”。

所以,IP的价值在于Transmedia

Walter 在采访中不止一次地提到了“Transmedia”(转媒体或者串媒体)这个词。对那些长盛不衰的 IP 而言,他们总能与时俱进地在各种媒介形态之间实现 IP 更新,将能引起共鸣的角色价值尽可能地释放出来。

十多年前,Walter 在美国运作独立工作室 WAM 时就是“Transmedia”的实践者了。孩之宝由一家玩具公司进化成一家影视公司,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GI Joe 特种部队》玩具转变为漫画、动画,以及新玩具设定都是他带头完成的;《变形金刚》电影版的前期创意、策划及角色设定亦是如此。IP 要动起来。

我们有理由相信,Black Dragon 能够传承漫威讲故事的牛 B 基因——漫威的英雄形象虽丰富,但始终会保持一个针扎不破,水泼不进的大漫威宇宙体系,因此每年单个主角的编剧都会坐下来讨论一两次整个宇宙的演进,然后才分头去创作蜘蛛侠、金刚狼等。Joe KellyJames Felder这样的漫威、DC 大神编剧也将与 Black Dragon 合作。

中国的“漫威”有什么不一样呢?

这一次,漫威的归漫威,互联网的归互联网。

关键还在于 IP 更新与流动,只不过互联网不仅带来了更丰富的媒介形态,用户在媒介间的即时互动有潜力改变以往的叙事方式,整个体验将被重新设计。

拿 Black Dragon 明年要上线的网络剧《Space Racer》来讲(这个也要周播的),这部剧将与手游同步发布。用户在追剧的同时还能事先“学到”游戏通关的秘诀和窍门,也起到了丰润角色背景的好处,而玩家达到某个 Level 时自己的角色就可以出现在后续的剧情中,他们开创的新玩法也可能被剧情采用。当然,玩家们也可以在社交网络上跟好友 PK 排名。

除了 Space Racer 们在太空被一群机器人小丑统治这个大背景外,整个故事还有另一层设定,即这里的人们都生活在一个叫 Spacebook 的匿名社交网络里,这正应了当下匿名社交的大潮流。

Walter 说,这是漫威、DC 及迪士尼都没开始做的事。“新技术总会带来 IP 的新形态,以后 VR、甚至智能玩具都可能是我们用功的对象。”

当然,这些都得有一个前提—得有优质的 IP 和内容,Black Dragon 已经来中国两三年了,他很不理解有些本土团队要快快上马一个项目,而且“反响不好我们就再出一部新的”。Walter 说一直在打磨团队和产品,就是想要做出一些让用户长情(that last) 的东西来。

如果你的角色,故事能够讲出特定受众群体心声的话,孩子们才不会关心一个角色已经存在了 100 年还是 5 天。只要赢得了终端用户的尖叫,挣钱是水到渠成的事。

转载自36氪

关于 陈跃Vincent

新片场联合创始人陈跃,微信vincent7

分享
输入对方昵称来@TA
ruler
×

编辑关于我

添加链接
×
编辑机构名片
官网地址:
微博地址:
机构介绍
微信二维码(180*180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