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专访导演许磊 | 主题先行 故事为纲 真实做本

06-04 10:53 发布 行业 - 观点


青年电影人“我的电影观念”第98期


出品:良介文化

策划:世界电影节申报服务平台

监制:萧十一郎

主编:草头青年

责编:AMOJOR

采访:Faline

嘉宾:许磊



许磊,中国影响力青年导演创作季十强导演。代表作《看海》《活着》《回家》《天上的孩子》。2014年《看海》获得第六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短片奖,第二届北美国际微电影节最佳影片。《天上的孩子》获第42届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第2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第9届金考拉国际华语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Q:据了解,《天上的孩子》取材于现实中的真实事件,您为什么选择拍摄这个事件呢?


A:2014年3月份,许多媒体都报道了《天上的孩子》所取材的那件事。看完那些报道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我一定要把它拍出来,真正有力量的东西是一定能被人感受到的。然后我就开始写剧本,剧本写好就辞职了。当时老板很诧异,但其实我想得很清楚,我要拍电影,别的我干不来。


Q:为什么一定要拍电影呢?据了解,您本科曾经是北电表演系的学生,也出演过一些影视作品。


A:是的,读表演期间我会去一些剧组演不大不小的角色,但是时间久了就会感到在剧组里呆着特别无聊。因为大部分是在拍主演,小角色可能一个月里只有半个月是出工的,剩下的半个月就被荒废了。在这期间,我开始尝试写作。另一方面,随着时间推移,我的表演方式发生了变化,最后变成了表演没有任何痕迹的那种风格,但这个时候再去接一些戏,就和别人要求的略微夸张的表演方式产生矛盾,后来渐渐对这种限制产生排斥和抵触情绪,最后就觉得表演不适合我,决定做自己专注和认可的事情。我没毕业就退学,第二年又考了北电的导演系,从本科开始读。本科期间一直在思考《天上的孩子》的剧本,毕业第二年就拍了我的处女作。


(《天上的孩子》海报)


Q:做演员的经历,有为您的导演工作带来帮助吗?


A:这个带给我的优势就是:我能更好地去控制演员,把演员调成一个不在演的状态。比如说《地久天长》就很有趣,虽然王源在大众的眼中更多的是小生的形象,但是在这部电影里,有了王小帅导演的帮助,他呈现出来的人物是自然的。我觉得表演的秘密就像阿尔·帕西诺(Al Pacino)曾经在采访里提到的——尽量不去演。我希望参演我的电影的演员都能有这种质的升华,能感受到表演的魅力、电影的魅力。毕竟剧本再硬,如果演员表演得不够真实,观众也不会相信的;反而,如果演员演得足够真实,就可以弥补其他方面的很多缺憾。


Q:创作《天上的孩子》期间,您有遇到什么挑战和困难吗?


A: 我在开始做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想好我要解决的问题:一是剧本,二是资金,三是团队。


剧本我可以拿时间去磨;资金我很早就做了准备,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导师胡玫导演以后,她就说资金这块我不用考虑了,她会做我的监制。


团队方面,因为电影不是一个人的作品,它不像绘画、音乐这些艺术,只要能力够强,完全可以靠一己之力完成,所以做电影需要团队,而且团队里的主创要和自己的电影理念和电影价值观一致。大家需要都朝着一个相同的明确的方向努力,才能共同呈现一部整个团队都认可的好的电影。这个圈子现在涌进来无数人,作为导演,需要从中挑出一部分出色的人,让他们跟着我一起干。我用了三年时间写剧本。但是这三年的时间我不是只写剧本,还去接很多的活,就是为了历练我的团队,告诉他们什么是电影,能够让大家有真正的相同的电影理念。


我认为作为青年导演,一定要提前考虑到处女作是最难的。因为第一部作品能否打动别人是非常重要的,这对后面的路影响很大。就像在拍《青玉》之前,我和金基德导演是没有任何交情的,他不过是偶然间看完《天上的孩子》后,觉得不错,就通过助理联系我,还把《青玉》交给我来拍。


(《天上的孩子》剧照)

Q:有一些声音会说《天上的孩子》也可以拍成一部纪录片,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呢?


A:好的导演会通过控制演员和剧情,吸引观众去相信他所表现的情景就是现实。真实和演戏是两码事,但是当把电影的质感控制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它会越来越接近生活,越来越像纪录片,但其实真的是演员演的。


Q:能谈谈您最近拍摄完成的《青玉》这部影片吗?


A:这是我的第二部片子,这部片子讲的是一个寓言故事,属于魔幻现实主义的题材。随着经济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文明的进化,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是对“价值”的疑惑,这部片子就是从宏观的角度去思考和追寻当今时代的“真正的价值”。


编剧和监制都是韩国的金基德导演,他确定了片子的灵魂和主题;而我作为导演,更多的是通过影像的手段,去深化和突出他要表达的东西。


(《天上的孩子》剧照,演员师清峰)


Q:您刚才提到魔幻现实主义,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题材的呢?《天上的孩子》可以被划归到这个题材吗?


A:魔幻现实主义很真实,但真实之外也会有虚假的成分,当从主题切入又遇到现实无法解决的问题时,就想到求助于魔幻现实主义。比如《幸福的拉扎罗》,就是一部真正的魔幻现实主义的影片。这部片子非常优秀,导演很清楚自己要表达的是什么。我觉得不论拍什么题材,导演一定要非常清楚自己的主题,只有有了明确的主题,故事才能不散、才能有灵魂。


《天上的孩子》是一部纯现实主义的作品,容不得半点虚假。现实主义的优势是它的题材永远不会过期。就像看了杨德昌导演的《一一》,才知道什么是那个年代真实的台湾,看了它的《牯岭街》,才知道那个年代台湾的青少年是怎样的,这就是现实的力量。

Q:您作为一名青年导演,在和金基德导演这样经验丰富的导演合作期间,有什么深刻的感触吗?


A:我觉得这段经历对我的提升非常大。因为金基德导演很早就已经洞悉了电影的本质,洞悉了人性的本质;他拍电影是非常简单直接的,电影于他而言,就是把他想表达的情感准确鲜明地表达出来,资金只是他的电影里很小的一个变量因素。如果现有状态表达不了,需要资金介入,那就资金多一点;如果能表达,资金就可以少点,资金的多少并不会影响他的表达。所以我觉得他是很纯粹的在做电影的人,这种对电影的态度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天上的孩子》剧照)

Q:您刚才谈到资金,您是怎么看待资本与电影之间的关系的呢?


A:我觉得资本的进入是一件好事,但重点是如何去利用资本,只有让它们在合适的地方发挥作用,才能算是成功的合作。资本在我看来是可以大的,但是不能让它成为拍电影的负担。本质上来说,资本是为了让导演能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它可以提高电影的美学,充裕电影的周期;但是处理不好的话,就会更多的变成枷锁。所以好电影和高投资并不是冲突的,重点是要做好二者之间的协调。


我认为当资本大量的投入以后,影片自然就会变成商业片,所以是没有文艺片和商业片的划分的。一部影片有了大的商业运作,我们就给它贴上商业片的标签;没有这种大的资本运作和商业运作,投资很少,大家就会把它划入文艺片的范畴。比如说《心迷宫》,现在看这是一部很纯正的文艺片,但是如果投入大量的资金,它很有可能会变成一部非常出色的商业片;而《药神》如果使用小成本的拍摄方式,则会是一部非常真实的文艺片。


Q:但现在有一些声音是通过作者性的体现程度来定义文艺片与否,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A:这更多的是应该从题材和类型上去区分。我认为影片有两种类型:一种偏向于自我表达,导演更喜欢表达属于自己的画面和镜头;另一种是我所偏爱的注重叙事的类型,就像达内兄弟(Dardenne brothers)和克里斯蒂安·蒙吉(Cristian Mungiu)那样。


不论电影的表层是如何体现的,最终的灵魂还是要归于叙事。对于青年导演,也许可以容忍他的前三部作品充满自我表达,但随着不断成长,自我态度和审视就需要被包含进叙事里。即使一部电影可能只是讲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但只要观众能从故事里看到导演的态度、想要表达的主题,那它就是完整的。当然电影毕竟是在大荧幕上展示,如果能够把美学添加进去,就会是锦上添花的效果,比如去年的《罗马》,就是一部从主题到美学表达都相对完美的作品。


(阿方索·卡隆导演 《罗马》海报)

Q:现阶段,您在电影上追求的目标是什么呢?


A:我希望每一部电影都可以保持自己的品质。它可以是低成本,其实我的这两部电影都没有什么钱;也可以在美学上粗糙一点。但是没有关系,把要表达的明确地表达出来,主题鲜明,让观众看了心里知道我讲了怎样的故事,想要传达怎样的情感,对我来说就够了,这个是最重要的灵魂。如果投资四五亿,但我却不知道要表达什么,观众看完也云里雾里,那我宁可不去拍这部电影。毕竟导演的每一部作品都会像纹身一样,在身上永远抹不掉,洗都洗不干净,对吧?


采 访 手 记

采访期间,导演无数次地提到“主题”、“故事”、“真实”。无论是做导演还是拍电影,明确的奋斗目标都是导演首先解决掉的问题;故事,世上的经历数不胜数,通过接受那些缤纷多彩的故事,我们得以体味不同的人生,然后成长;真实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但也是充满悲伤的。因此我想,魔幻现实主义的出现,或许是因为现实的生活过于绝望,苦苦寻觅终究不得出口,所以才想要通过魔幻,去创造希望,记录希望,带来希望。


工作联系方式:17602157747


-End-



点击下方查看“我的电影观念”更多访谈内容

也可点进本公众号查看更多信息


旦正多杰 | 蔡城夜 | 李奇峰 | 闫文龙

德格娜 | 洪骋 | 雷一松 | 邵攀 | 马翔

徐童 | 杜斌 | 旦正才让 | 何文超 | 张旭煜

董越 | 程小挑 | 司徒慧焯 | 叶炳林 | 德格才让

许一顶 | 拉华加 | 占魁 | 王景光

孙见春 | 何帆 | 韩乐 | 周冰俏

邢健 | 周全 | 张净 | 杨洋 | 李睿珺

吕诗雨 | 王安安 | 藤井树 | 陈小雨

韩荣声 | 张远森 | 刘巍 | 林子 | 孙媛媛

阴小航 | 王晓丰 | 岳廷 | 叶江天

耿嘉琪 | 杨平道 | 牛小雨 | 申迪 | 宋磊

吴雅文 | 宁佳伟 | 李明哲 | 张大尉

李明阳 | 仇晟 | 陈静 | 刘晓雷

张大磊 | 潘志琪 | 于大雄 | 章明

曹立栋 | 陈鹏翱 | 宋文 | 黄颖湘

周经纬 | 朱佳梦 | 黄刚 | 佟晟嘉

王小明 | 梁策 | 左志国 | 陆春桥

杨晟虔 | 赵斌 | 洪嘉宝 | 沈杰 | 郭柯

薛驰原 | 蒋佳辰 | 赛人 | 把噗

吴林峰 | 钟倍尔 | 刘汉祥 | 高泽生

黄进 | 耿军 | 陈延企 | 魏时煜

陆庆屹 | 阮健恒 | 宋晓文 | 曾赠 | 孙亮



青年电影人 “我的电影观念”系列访谈

聚焦国内青年电影人的创作现状、创作理念和创作追求,让更多有价值的作品得到更广泛的认识和了解。助力青年电影人充分表达“我的电影观念”,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开始一场新的电影运动。



联系我们

微信:sjdyj2017

电话:18610035709(联系人:山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请事先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微博 : @关于电影节 | 微信ID : FF-1895


监制:萧十一郎

责编:AMOJOR

法律顾问:赵红丽


举报文章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更多

一个电影节信息分享和申报服务平台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