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忽略

提示

你是否要取消绑定(第三方名字)账号?

确认 取消
         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正常使用请升级浏览器,推荐使用Chrome浏览器

摇滚就是活着!专访IDA最佳纪录短片首位获奖华人女导演

05-11 19:21 发布 导演


这是侯祖辛在去年《奇葩大会》上的演讲,主题是“80年代的中国摇滚圈”。其中崔健说到的这种“只能用来怀念的耻辱”也是侯祖辛致敬中国摇滚而拍摄纪录片《老摇滚》的最大动力。


《老摇滚》在新片场上一经播出,就好评如潮,圈粉无数!



为此,厂长特地邀请了这个北京大妞侯祖辛和她的御用摄影、剪辑师阿布来新片场做客,聊了聊摇滚和纪录片的故事。


侯祖辛和阿布做客新片场




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全能女导演


侯祖辛在上《奇葩大会》之前已经两次成为焦点人物了。早在2012年第一届《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侯祖辛就已经以歌手的身份被大众所熟知,如果你还有印象,她就是在那英战队最终输给了冠军梁博的女孩。


侯祖辛和梁博《中国好声音》巅峰对决


第二次登上热搜的时候,侯祖辛已经是一位导演和编剧了。

2018年初,她为中国气象频道拍摄了两支宣传广告,短片创意满满,把气象服务拟人化为一个神秘帅气的“黑衣人”,给男主角的生活不断送去“温暖”。

中国气象频道宣传片-黑衣人


中国气象频道官微上线这支短片后一周,观看量就破了4000万,转发8万次,评论数近2万。这部片子也被评为了2018年度最佳30个广告范例



从此,人们又认识了这位年轻有创意的女导演,侯祖辛。于是更多的人联想到了“好声音”上的她,对这个性格爽朗又有才华的北京姑娘充满了兴趣,才发现,原来她还是纪录片《老摇滚》的导演,她的父亲就是中国摇滚的开拓者之一——侯牧人。


《老摇滚》中侯牧人讲摇滚


“我当时长大的地方就是一个北京的艺术家大院儿,里面有很多非常棒的作曲家、歌唱家、舞蹈家。那个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就生活在一个筒子楼里面,跟宿舍一样,长长的走廊,两边全是一间间的房间。几乎家家都有乐器。”


侯牧人摇滚专辑《红色摇滚》


除了这些之外,这些艺术家们难免坐在一起也抽着烟骂着脏话,聊着音乐创作,侯祖辛小时候就在录音棚里听这些叔叔阿姨谈天说地,然后在一屋子的烟味儿里慢慢睡去。


1988年成立的中国重金属摇滚乐队,唐朝乐队


跟祖辛导演聊的时候发现她就是一个“行走的故事会”,她的经历要说起来可能能讲上一天一夜。她的“多重身份”跟更像是一种命中注定,跟从小的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从小就想拍电影,小时候特喜欢集结小朋友们去演我排的戏。大人们就说,‘你干的这件事叫导演’。所以那个时候就种下了当导演的种子。我也很喜欢写东西,爱编一些故事,想做一个自己能编剧的导演。长大之后长辈们就建议,如果要自己编剧,最好去学一些社会学、人类学什么的,所以就顺利地从北京四中考上了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点击访问@侯祖辛在新片场的作品主页


很多人都会质疑,侯祖辛是不是想红?不专心学习、好好做导演,为什么参加中国好声音?又上各种综艺节目?侯祖辛的回答很坦然:“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有自己的乐队,参加了唱歌比赛,拿了两届全香港的冠军,在第一年考入USC电影学院之后,就被选上去参加好声音,输给梁博之后,就继续去美国读研究生了。后来梁博问我学成归来之后能不能给他拍MV。所以《好声音》促成了大家相互认识,但也没有因为《好声音》大家就偏离自己的航线。”




摇滚精神:“像个傻B一样活着”


《老摇滚》这部纪录片有多叼?相信看过全片的朋友已经有所感受了。



在这部片子无数的奖项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它斩获了第30届IDA国际纪录⽚协会最佳纪录短片奖侯祖辛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首位获得此奖项的华人导演。同时,《老摇滚》也获得了第30届华沙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短片奖2015罗⻢独立电影节最佳国际纪录短片奖,以及被誉为“中国纪录片奥斯卡”的中国纪录片学院奖最佳纪录短片奖


侯祖辛在IDA颁奖典礼上


摇滚对侯祖辛来说,更多是成长经历必然的存在,更像是一种情结。“从小听我爸的《兄弟》、何勇的《钟鼓楼》、崔健的《一块红布》,听到就觉得有自己的记忆在里面,那种感觉,特别原始、特别中国。


崔健专辑《一块红布》


“上世纪八十年代,所有领域的艺术家都在跃跃欲试,他们开始有了强烈的表达和宣泄的欲望。如今父亲已年过六十,没人会想到现在这个说话慢吞吞的光头老爷子,原来是个留着长发长须的摇滚音乐家。我在收到美国最牛逼的电影院校USC电影学院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老头儿得了脑梗。” 从那时起,侯祖辛下定决心要为这帮“老头儿们”讲故事。


《老摇滚》北京首映礼上多位80年代摇滚圈大腕儿前来捧场


拍摄《老摇滚》的过程,也是陪伴父亲跨过生命坎坷的过程。看到女儿靠在父亲的肩膀上一起唱歌的时候,厂长瞬间泪目了。

在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后,摇滚并没有离开这个倔强的老头,他已经做好准备,在脑梗后第一次写一首歌,写给自己,写给当年一起做摇滚的兄弟,也写给这个时代。他给这首歌起名为:像个傻逼一样活着。

侯牧人新歌《像个傻逼一样活着》创作手稿

侯祖辛赠予厂长的《老摇滚》专辑


这就是一个曾经的摇滚人用亲身战胜病魔的经历在心中三十年的摇滚精神。

废话不多说,沉下心来,静静地看完这部纪录片。

制片人/策划/导演/编剧/摄影师:侯祖辛;剪辑/录音/摄影/调色:阿布



新导演值得被信任,好故事值得被记录


看完《老摇滚》的你一定也有很多感触,或许你被侯老爷子的摇滚精神打动,或者你觉得片中的摇滚乐唤起了你的回忆,再或者你仅仅是觉得叙事节奏、剪辑手法、音乐都让你热血沸腾。这也是《老摇滚》更多元的意义所在——能唤起更多热爱纪录片、热爱电影的人勇敢地拿起摄影机去讲故事。


你可能觉得《老摇滚》已经是完美之作了,但祖辛导演还不满足,她也透露了当时拍摄《老摇滚》时候的内幕:“当时真的没有钱,阿布免费来当摄影师,自己买了一些设备,挑杆自己举着收音,如果还需要拍摄的时候,就双腿夹住挑杆,摁下开机,让这些摇滚圈大嗨腕儿们自己拍手打个板儿。”点击访问@阿布在新片场的作品主页


“所以现在反观《老摇滚》还是很生涩的,如果再让阿布来剪辑他不会再这么去剪,而且收音效果、拍摄设备真的不是特别好,即使过程艰难,可是有自己的感情融入到作品中。”这就谈到了最让祖辛导演欣慰的事:《老摇滚》在参加国际展映后,老外看过的反响也特别好,她回忆说当时有一个外国女孩通过社交账号找到她私信说:“我对摇滚不是很了解,我带着父亲去看了你的纪录片,因为他也得了脑梗,看到你的作品,他感动得流泪了”。其他人也能在其中找到他们各自的共鸣点。所以侯祖辛开玩笑说,“如果现在拍广告还让我自己扛魔术腿儿、挑杆,我肯定不愿意。但是如果有好的纪录片题材,我还会自己亲力亲为去拍,完全不介意预算和资金,因为好故事值得被记录。



当时初出茅庐的侯祖辛也是因为她的执着和努力,才得以使《老摇滚》完成最终的拍摄。一次偶然的选片会,让侯祖辛认识了《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陈晓卿导演十分赏识侯祖辛,说让她今后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去找陈导。隔了好久,侯祖辛因为《老摇滚》中历史画面不够,又找不到任何当年摇滚人的影像,而想到了陈晓卿导演,“我从微博上找到了陈晓卿导演,问他我能否借用一下央视的资料库,找一点历史素材。他特别爽快就答应了,然后带我进了资料库,我就在里面如饥似渴地找当年的视频素材,最后我战战兢兢地想问陈前辈需要付多少钱,生怕自己买不起这些素材,但是陈导说不用给了,拿去用吧,很久没见到这么死磕的年轻人了。”也是因为这件事让侯祖辛备受鼓舞。


《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


在祖辛导演看来,新导演需要得到信任。她也感叹“自己能一直遇到好的甲方或制片方,是一种幸运”。《老摇滚》是侯祖辛的毕业作品,毕业以后,有的甲方会因为被《老摇滚》打动了,而找到侯祖辛看她拍广告能有什么发挥。“中国气象频道的‘黑衣人’,当时给我发挥得空间就特别大,最后也有了一个好的效果。因为有了这些片子,制片方就会更相信我,不会给我制定很大的方向。我拍摄的每个作品尽量都能做到代表我自己。”


《老摇滚》北京首映礼侯祖辛与父亲合影


说到这就不得不透露目前祖辛导演正在筹备的两部电影长片了,第一部是一个中意合拍片,讲的也是音乐人的故事。第二部长片是一个经济犯罪类的影片,主角是个大女主。“我是个女导演,所以特别希望拍到非常棒的女性角色,现在的女性电影越来越多,也会有越来越多的制片人能相信我们这样的新导演、女导演。”


对于纪录片新人,或者想要去拍摄纪录片的人,祖辛导演也有很多经验传授:“纪录片跟别的类型片不一样,设备真的不重要,一些很棒的纪录片,明显拍摄条件很苛刻,但是内容却很丰满。你需要的是实际去拍、去锻炼,人物类的纪录需要跟这个人建立信任‘拍到’才是最重要的!”


侯祖辛当时在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的同学,有的已经留校做了老师,讲课讲到音乐时,会给学生们播放《老摇滚》。在祖辛导演看来,《老摇滚》如果能为社会学做点贡献,能为那个时代的人做点贡献,那就值了。



纪录片好似一直脱离不了时代,表达总会跟时代背景息息相关。

环境或许会影响创作,那些表达自我的作品就如同侯牧人、崔健、张楚等人的摇滚,被视作洪水猛兽。

但历经时间的沉淀,历史和众人总会发现它真正的价值。



举报文章

新片场

评论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来第一个发言吧!
更多

新片场

其他

新片场官方账号

联系TA
分享
在新片场 App 上联系他

新片场私信功能已全面迁移至 App 中使用,
网页上可以查看之前的消息记录。

扫码下载 App

查看历史消息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